2014年01月15日

不知是因為閒居他鄉

不知是因為閒居他鄉,還是緣於人已中年,我發現最近真正能讓自己感動的,不再是宏大的史詩和經典的劇作,而是過去曾視而不見的生活細瑣。前天去附近一家超市,看見一個只有兩三歲的小姑娘,如新nuskin產品正踮起腳站在賣醃漬鮭魚的櫃檯前,好奇地用手指蘸了蘸生魚塊,然後伸出舌頭小心翼翼地舔了一下手指。腥鹹的味道讓她做了個鬼臉,然後發出一串銀鈴般清脆的笑聲。這一舉動激發了孩子內心不為成人所解的好奇心,小姑娘竟開始樂此不疲地穿梭在各個櫃檯之間,對自己能夠觸及的各類醃製食品,無論酸甜苦辣和生熟,逐一先蘸後舔,笑聲盈耳,一臉喜色……孩子那純粹得甚至沒有任何意義的快樂,讓我早已變得麻木的內心裡產生一絲顫動。我忘記了購物,一直傻愣愣地站在那裡盯著她看,以至於孩子的母親以為碰上了心懷不軌的壞人,疑惑地瞪我一眼,急匆匆地拉著孩子走開了……孩子的世界是簡單的,一隻爬行的蝸牛足以讓他們消磨半天的光陰,幾粒普通的石子就能給他們催生出一臉的燦爛。類似這樣的情景在生活中比比皆是,只是我們歷經滄桑的心早已空洞而粗疏,看遍紅塵的目光早已恍惚而飄散。我們瞻前顧後,追古思今,唯獨遺漏了當下,忽視了眼前。我們沉陷於儀式,去簡就繁,偏偏忘記了人生的純粹和真實。
  
人生多有被稱羨的得意之時,什麼金榜題名啦、洞房花燭啦、獨中頭彩啦、加官晉爵啦等等等等,不一而足。但在我看來,無論當事者是開懷暢笑,還是竊竊自喜,內心卻都免不了生出一絲別樣的情緒:或是出人頭地的揚眉吐氣,或是苦盡甘來的悲喜交加,牛欄牌回收或是鴻運當頭的迷惑驚愕……而這些情緒都是與真正意義上的快樂無關的。在世務俗累纏身的成人世界裡,我們早已經習慣了對意義的探究。人生一切的一切,無論動機、過程還是結局,都逃脫不了來自公眾的評判,都被人為地賦予了各種各樣意義的色彩。笑要有笑的理由,哭要有哭的道理,舉手投足,一招一式,都無法做到隨心所欲,都要顧及別人投向你的審視的目光。這些目光縱橫交織成一張密不透風的大網,形成了成人世界裡的束縛、限制和重壓,讓每個人不是縮手縮腳、無法舒展,就是動作誇張、形同演戲。 《儒林外史》中考到一把年紀的范進,窮困潦倒,屢遭嘲笑,甚至連殺豬的老丈人對他都看不上眼,動輒吆三喝四。范進就是一個在世俗目光大網中被囚禁得幾近窒息的典型,一朝忽然中了舉人,湧上心頭的早已不再是單純的愉悅,而是悲喜交加、五味雜陳,所以失足跌倒並發起瘋來,就成了在所難免的悲劇結局。
  
人們常以“無欲則剛”來進行擺脫貪欲、回歸本真的自警,但真正能實踐者卻大乏其人。這並非人們自身的意志不夠堅強,而是陷身於世俗的束縛時間太久,已經對天真和單純沒有了清晰的記憶,不育科醫生忘記了快樂是生命存在的本能或者天性之一,而是動不動就自覺深沉地陷入思考:我為什麼而快樂?這樣的快樂有什麼意義?
  
一種需要註明意義的快樂,還會是真正的快樂嗎?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6:31Comments(0)牛欄牌奶粉

2013年11月22日

翠蓋高舉,亭亭玉立

那天夜裡,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自己變成了一張碩大的荷葉,翠蓋高舉,亭亭玉立。
母親越來越衰老了,花白的頭髮日漸稀疏,矮小的身材日益佝僂,腿腳也大不如前幾年那麼利索了。上下樓的時候總是手扒著欄杆,一個臺階一個臺階的挪。每每看到這些,我的心裡就會充滿了哀傷。這就是那個在我哭泣的時候,時尚polo衫溫言細語哄我高興的母親嗎?這就是那個在我做錯事的時候,嗔怪著“我的小祖宗”的母親嗎?

離開母親身邊的時候,我才23歲,婚後大部分時間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每次去看望母親,都是很短的時間,送些東西,訴訴苦,母親會照例勸慰我一番,讓我善待婆婆,寬宥婆婆的不是,我依言做了,生活就那樣磕磕絆絆的往前走。

幾天前的一個夜晚,忽然想念母親了,就獨自騎著單車,跑了5公里的路去看望母親。一進門就看見母親高興的笑容。因為時間尚早,就坐下來陪母親聊天,天南海北地聊,不知怎麼的,抑鬱症竟說到了我從未謀面的姥爺。

母親說,姥爺是六零年鬧饑荒時不在的。那時候,有人把一頭病死的驢埋了,極度饑餓的姥爺硬是不顧死活,把它刨出來煮著吃了。母親說到這兒的時候,忽然面色悽楚,喃喃自語:“要不是吃那個,我爹也不會……”那一刻,我看見母親渾濁的眼睛裡亮亮的東西,心也是一沉。我一直覺得母親是堅強的,甚至是無情的。因為在我的記憶裡,從沒有母親流淚的情景。即使20多年前父親去世時,也只看見母親悲傷沉默的樣子。多少年來,母親一直是我的保護傘,生活中但凡遇上不順心的事,我總喜歡說給母親聽。母親會開導我,教我寬容、忍讓。而此刻,我卻看到了母親自己的痛,看到了母親深深的孤獨。那一霎那,我忽然感悟了自父親走後20餘年來母親的孤獨和辛苦。母親老了,即使母親不老,母親也是需要保護和安慰的。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自責,當我快樂的時候,和朋友們一起去遊玩、去唱歌,有幾次想到了母親?當我悲傷的時候,淌眼抹淚、受了委屈,有幾次沒有想到母親?冰心說:“母親啊,你是荷葉,女兒是紅蓮,心中的雨點來了,除了你,誰是我無遮攔天空下的蔭蔽?”每念及此,感慨頓生。是啊,每一個母親都是女兒一生的依靠。可是,如果母親老了,牛欄牌回收再也無力舉起那亭亭的葉,為我遮風避雨,那時,我是不是應該把自己變成一片荷葉,為母親遮一段溫馨?

那天夜裡,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自己變成了一張碩大的荷葉,翠蓋高舉,亭亭玉立。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7:05Comments(0)牛欄牌奶粉

2013年11月18日

不甘於命運的不公

初春的雪來得這樣勤,仿佛一冬的雪都等到現在來下。望著窗外紛飛的雪,望著這唯一不需要泥土的滋養,不需要陽光並且盛開在空中的花,三山牌總代理在天地間舞姿輕盈,落地無聲,入土即融,重新回歸大地,禁不住心生感歎:從哪裡來,又回到哪裡去,吟唱一曲完整的生命之歌,完成一次輪回。

這個春季註定是泥濘的,讓人無從落腳。迷蒙的天空,蒼茫的大地,敢問路在何方?是去是留?是走是停?你我該何去何從?沉沉的夜色,翩翩的雪花,還有模糊的景物交織在一起,分不清辨不明,恰如今晚的思緒一樣,剪不斷理還亂。

這是一場錯過了季節的雪。整個冬天都是冷冷清清的,找尋不到“精靈”的影子。沒有它們的冬天是寂寞的,沒有它們的冬季是缺少生命力的,沒有了它們整個舞臺都缺失了主角。而此時,這雪如同一份遲到的戀情,來得讓人措不及防,來得這樣不同尋常。面對天氣的無常,我們可以說無可奈何,畢竟萬物不能違背自然;而面對愛的結局,我們能否做得到坦然以對,亦如我們註定無緣。假如有一天人類做得到改變天氣,那麼我們失去的難道說僅僅是季節嗎?假如我們選擇一份刻意而為的愛情,那麼這份愛是不是還會算得上真誠?許多時候我們之所以選擇沉默,或許是在期待,期待上天的安排;有些時候我們之所以選擇抗爭,雪櫃或許是因為不甘,不甘於命運的不公。

試問誰能夠跨越季節的變換,跨越時空的阻隔?試問誰又可以超脫自然,超脫生死的界限?我們總試圖行走在四季的前沿,不曾想透支的生命過早迎來嚴寒;我們總祈望在青澀的季節裡早日收穫,又怎料催生的“果實”嘗到的是苦澀,豈不知缺失的恰恰是令我們心馳神往的甘甜。誠如願望越是美好,凋謝的就越加淒美如花。

時光的荏苒,季節在變換,老去的是你我的容顏,改變的是滄海桑田。而一成不變的始終是你我內心對美好的眷戀,還有那份對真愛的執迷。如果你是這夜色中的歸客,牛欄牌問題奶粉是否看得見,我一直守候在這裡等你!

今夜,雪落無痕,一如我對你的思念,一如心碎了無痕••••••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3:00Comments(0)牛欄牌奶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