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1月20日

看不清太陽的年末

天,依然是朦朦朧朧,看不見太陽,也看不見藍天,似霧似霾的早晨,使眼裡的景物蒙上了一層灰色的紗布,看不清楚,也感受不到冬天的寒冷,空氣彷彿停滯了一樣,處在一個凝固的狀態。看著這樣的天氣,感受著年的氣息,總覺著少了一點什麼。今天已是臘月二十六,今年沒有三十,臘月二十九就是除夕,伸出手指算,也就幾天的時間了。

昨天出動買東西,看著超市裡人影浮動,摩肩接踵的情景,才感覺到濃烈的年的氣息。垉礦彡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採買者,個個笑容滿面。品種繁多的年貨,供消費者選擇,售貨員更是比平時熱情了許多,收銀台前的長隊,也沒有使等待交款的人失去微笑和喜悅,為過年,大家笑臉相迎,喜氣而歸。如今,人們的生活水準提升了,儘管平時的生活和從前過年時的一樣豐盛,但是,到了年裡,家家還是喜洋洋地為年準備。現下過年的目的,不再是為了吃,而是為親人們的團聚l-carnitine

早晨第一時間說,年前的僕婦難留,開三倍的工資也沒人來應。是啊,有什麼比親人的團聚更重要呢?金錢並不是萬能的,它買不來一家人團聚的福祉,也壟斷不了兒女們孝盡父母的天倫之樂。隨著物質衣冠文物的豐富,人們的精神衣冠文物也越來越展現了出來,人性中的光輝,中華民族的道統美德,也漸漸地滲透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為什麼現下每年的春運會成為我們大家共同關注的焦點?為什麼工廠裡出現了招工荒?這些現象正是人們精神生活提升的體現。給再多的錢,還是選擇回家過年,即使回家的路那麼艱難,一個個歸家的游子,早已不管身分的高低,都擠上了這趟回家過年的列車。每天看著這些歸心似箭的回家人,心,一次又一次地被感動。家,永遠是那盞不滅的燈,親人,就是那盞不滅燈中的油電話繩

今年,我回不了家,為了女兒,我們一家三口在異鄉過年。儘管人少,遠離親人,但過年的程式一樣也不能少。丈夫的對聯,昨晚已完工,我的清潔任務,也已經結束,剩下就是去超市買些飲料和熟食。年夜飯還是不能忽視,一年之中的最重要的一餐,一定要認真對待,精心製作。這其中包括著對家人的感謝和感恩,代表著我們對新年的期待和夢想,我一定不會辜負這一責任的使命。女兒一心一意備戰高考,這也是最難過的一個假期。無論怎樣抱怨中國的教育體制,可眼下還是要為高考高分而戰,誰想不學習,誰就會被高校拒之門外。心疼孩子,只能為她做好後勤保障。記得當年我高考的那一年春節,為了學習,特意留校給老師看房子。年前臘月二十九,父親從家裡來接我回家過年,一心想著學習,還不大願意回去,最後還是跟著父親回家了。現下回想起來,那個時候的我,真是一點也不懂父母的心情,我不回家,他們怎能安心過好年呢﹗現下的孩子,女兒和我當年已經無法相提並論。她的學習、生活條件優越,倆個大人圍著她轉,一切保證她有一個好的學習環境。而我那個時候,一個人住在學校,一日三餐吃咸菜、煮麵條,都是自己動手,有一個取暖的火爐,也要自己點燃,而父母還在三十裡之外的家中勞碌。不知道父母那時候的心情怎樣?也許是為了生活,他們也顧不上我這個一直讓他們省心的女兒了吧。現下,我的女兒已如我當年的處境,我才深深體會到父母的心是多么的不容易。以前一家裡孩子多,父母的心分給幾個孩子,現下,只有一個孩子,父母的心,只有一心一意為這個獨一無二的孩子了。

丈夫給家裡的對聯是,上聯︰歲逢龍年鳳躍龍門捷足步青雲,下聯︰身相鳳屬龍伴鳳途驕翅掠紫氣,橫批︰龍鳳呈祥。女兒屬相雞,祝願女兒今年能如愿,考上一個理想的大學,讓我們家在2012年裡龍鳳呈祥﹗

不時傳來鞭炮聲,從臘月二十三小年開始,爆竹聲一直沒有間斷,在冬夜的寂靜裡,時時傳來陣陣爆竹聲,人們的心裡,越來越對年的期盼急切了。在深沉的夜幕下,看著繽紛的煙花,就像看仙女撒花一樣美麗,伸長脖頸,張望著,喜悅著,迎接著Tee

在這個霧氣縈繞的上午,我坐在桌前,回想著過年的情景,從小時候到現下的歲月,真是感慨萬千。惟有珍惜如今的好時光,好日子,在龍年365天的日子裡,書寫我的春夏秋冬,我的人生歲月。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2:24Comments(2)

2012年01月18日

整個秋天凋零的白雲



每天都有不同的雲朵從遠方飄來,在駐足仰望時。每天都有不同的雲朵從遠方飄走,在駐足仰望時。可能只有在埋頭趕路時它們才會有所停留吧。

我沒有哥哥那樣堅強的意志,可以守著一個夢想堅持二十余載。愙凘洧所以這個毛手毛腳的孩子總是讓輕易淘來的夢想不小心打碎噴畫

有一次在跟室友聊天賦的時候,除了智商、情商,我還把對夢想的堅持算在裡面,結果引來室友的強烈反對。

若太強求不能強求的東西,豈不是太看輕自己。可我真的很想告訴你們,這沒有錯。

為婉轉重複悲嘆了許久對青春的荒蕪,聽了許久激動人心的教誨和鼓勵,終於不敢再對此有所報怨,意識到不是天份不夠,而是不夠努力。

以為只要付出就一定有回報,以為經歷痛苦就會成長。於是每一天都期望著自己能夠突然有個翻天覆地的進步。在意識到自己還在止步不前的時候,達不到的期望像海水腐蝕著自信心,我是多么感同身受。

最後還是老師的的一句話,“你們之所以沒有進步是因為別人也在努力,所以只要沒有退步就是成功。”你可懂得。

你可以文字如夢想般飛舞,但一定要有夢想的。

在再一次清理後,終於在這個**裡只剩下七位好友,或輕或重。也許有人不解,也許有人氣憤,但在這裡我只想給自己留下一片最真實的空白。未必我說的心情會有人由衷的唏噓興嘆,未必我寫的文字會有人認真讀過,未必我收到的祝福都不是敷衍了事。我只是不相信有人可以站在那邊給這邊的我最真實的感動脊椎側彎

只是想給自己留下一片真實的空白。

我最喜歡去哥哥的空間,極少的留言,極少的評論,卻是每一分都那麼乾淨明亮,真實的感動。

腦子裡突然想到“如煙花般寂寞”這句不怎么好的話。而你可知道,你的寂寞浸過小城蔓延到我腳下,我怎能無動於衷。

僅以此文字在我這裡留下對你最好的祝福。我多么想要告訴你,你應該有這樣的一片空白。

這裡不驚不喜,不狂歡不寂寞。更重要的是這裡你是真實的你。

飄零的落葉沒有人希望它能染紅整個秋天,四散的沙粒也沒有人希望它可以鑄造一座城池痛症

也許多年以後在某個城市的某個角落遇到曾經遙遙在前的同伴,發現對方一樣的在路上風塵仆仆,側身可及。那現下的你是否該把自己放在這片空白裡呢。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7:02Comments(1)

2012年01月16日

空余寂寞長的夜

很久沒下廚房了,回家冷得要命,寧可縮到暖氣旁看書,也不想動彈半步,可是今天外出一天,看著媽媽忙裡忙外,便又恢復了一如既往的習慣。廚藝是門藝術不是么,最關鍵的是心情,如同寫作中的靈感,即便最樸素的食材也可以做出至上美味。番茄炒蛋,清炒白菜,熬了小米粥,熱了饅頭,看著媽媽妹妹把盤子都打掃乾淨了,久違的欣慰。每次炒菜我總是吝嗇的,彷彿做多了就有粗製濫造之嫌。炒菜最討厭的是油煙,倒不是我討厭,而是我的頭髮討厭它們,頭髮是最敏感的生命存在,直接連著心緒,會最先呼吸到空氣裡的任何氣味,就像心最先感知到時光裡的“回魂”。這便又小傷心起來,雖是盤了頭髮,可還是能嗅到殘藏在裡面的油煙味兒,儼然是個煙火味道的女子。我愛它們,甚過愛其他任何外在的裝點,至今任隨它們肆意地瘋長,不減,不拉,不燙,不修,我不知道我是在等待什麼,還是在保留什麼,時而覺得它們是記憶,時而又覺得不過空余寂寞長,這便又會眼淚漫上來靜脈曲張

今天,媽媽慌裡慌張地怕我丟了,卻不知道我不過又在一個偶遇的地方與我的頭髮 守。“檀木匠”,一家散佈在全國各地的青絲的密友,洤涳棌各種各樣的梳子。我進門的時候就被一牆壁的梳子黏住了,各色的木質梳子,像一位位倚首小憩的閨秀,粗齒的俊朗,密齒的娟秀,裊裊婷婷地會騰起淡淡的脂香。店主是位清秀的阿姨,淡雅的發髻,可能僅僅是因為一份契合的心心相惜,她一眼就知道我不為買梳而來,而僅僅是因為喜愛。她指引我觀看了各種材質的梳子,並把店裡最昂貴的已經因歲月和環境變換而變作淡綠色的木梳拿出來讓我撫弄。愛梳之人必愛發,阿姨告訴我要怎么梳頭髮才能最養護頭髮,告訴我女孩子至少要有三把梳子,而且只能自己專用。除了梳子,還有木質的發簪,都美得讓人要屏住呼吸,還有那些小小的木質掛飾,耳墜,雖是裝飾品卻自有一份獨有的沉靜,那是它們不群的魂,我真不知道到底有怎樣氣場的女子才能把它們降服,俘獲,滲透入自己的韻致和氣息。看著那些不菲的價格,是稍稍卻步的,可更多的是對它們小小的畏懼和尊重。在我看得入神時,一個眉眼好看的中年男子進來,張口竟是一句︰“你們這裡最便宜的梳子拿出來我看下。”我趕忙和阿姨告辭了,她要照顧真正的生意了。臨了阿姨送我一折宣傳冊,古色古香,誠如店中懸掛著的木雕的《岳陽樓記》。等我回到車旁,等我的媽媽著急地臉都紅了,不知道為什麼即便我二十二歲了,媽媽仍然像小時候擔心會有拐小孩的人把我帶走。那我的遠行又要怎么辦影印

三毛的《雨季不再來》又零零散散地看,想到ACHO對大漠一眼定情,我不知道那裡是我的歸途,但是這裡,這個小小的村落,有我的家人,有這個世上最愛我的人,心心念念擔心我會丟,比任何人都怕失去我,再沒有人會如此珍視,即便小家無碧玉黃偉傑醫生

沒有人值得我去追尋,沒有人值得我去來,但有人給了我22年的守護,我這個木命的人,難道不能為她扎根么。她已不再是當年那個漫山遍野瘋跑的小姑娘,也不再是那個一巴掌把你嘴巴打出血來的壞脾氣的年輕媽媽,她現下需要你變作她的依靠,哪怕僅僅是陪伴,僅僅是可以在視線範圍內看到你的臉。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7:22Comments(2)

2012年01月12日

記得每一步走出的感動

那些年,錯過的大雨,那些年錯過的愛情。好想告訴你,告訴你我沒有忘記。

聽著那些年,我想著自己的這已經過去的那些年。從迷迷茫茫的幼稚,無知,到現下轉眼,大學已經畢業兩個多月了。一切像是自己給自己安排好的劇情故事,一切又總是脫離自己這個主角的節奏。每次接近的時候,才發現,又走錯了每一步。每一次前進的時候,發現,原來只是繞著弧線在轉彎燈箱

好想擁抱你,擁抱錯過的勇氣。曾經想征服全世界,凘洱偲到最後才發現,世界裡到處是你的點點滴滴。一首歌曲,可以循環多少遍。只是一條路永遠只有一個終點。總是在想,多年以後,我們會怎么樣。還會不會再見面。只是那些年的日子裡,我再也找不到誰的音訊。人生真的難免有遺憾。我是想著自己的執著,想著拿什麼去放棄呢。然後呢。堅持在雙線的平面下,真的成為了永恆的瞬間。

好多人都懂得,應該學會放下。好多人在面對別人的時候,都懂得,怎么去勸解如何放下。只是我們總是忽略,很多東西,我們說出來的,往往比我們自己要親身去經歷的時候困難的好多,好多。人生已經如此的艱難,我們又何必說穿。再下一次裡,記得,記得這個瞬間。你的笑容,你的臉頰,在最後凝聚的畫面。夕陽西下,大海與藍天下,最後那一道晚霞婦科

如果,我可以是一個畫家。我就可以把每個心動的時刻,留在一張永遠不會被腐蝕的記憶裡。當某一天,我已無法走動,無法言語,依然可以,拿著所有的記憶,一個人靜靜地看著天空,看著過去,看著生命裡的點點滴滴。那時,我們能真地看透,這年少的浮躁,在最後的歲月裡,變得無比的珍貴中醫

好想去旅遊,體驗著每一個風景的味道。拿起,放下,然後,背包,旅遊,看著沿途的風景,還有,當然是美女了。時鐘劃過的日子。還有你,還有她,還有我。嘴角撅起的笑,不服輸的驕傲,放任自己逍遙,開心就好。不要累著了身體,不要疲憊了思想,小心每一個執著,小心每一份衝動,小心每一個腳步。記得,留下每一份感動。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8:09Comments(1)

2012年01月10日

微熱的陽光照在家鄉上

近日,心裡頗不寧靜。吃過午飯,茫然的帶上門,默默的出去了。獨自無目的,散亂的路徑,在這深秋的微風裡,使更加的淒涼。今日還算好,太陽還是露出了紅紅的臉,但總還是淡淡的美多倩

太陽?總是微熱的,因此試著從那兒尋求點微熱,就在此時,它似乎懂得了我的心思,姖鼡葿把大地照得更明了。突然間,又迅速的把那溫潤的雲兒擋住了它的半臉,你瞧上去,真是有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覺,不過我得改一下︰猶抱潤雲半遮面。就在此時,它似乎在和你捉迷藏似得,不見了蹤影,嚇得我我焦急的尋找一番,突然在那兒從雲層的空隙裡折射出它那束束的幾道光痕,但總還是淡淡的,四散開來,如孔雀展屏般的展現下你面前,似乎要給你一個驚喜。一陣寒風吹過,微冷。

猛一低頭已離屋好遠了,得往屋方向走,時光總是這樣,悄悄的就過去,總是那麼的匆匆、那麼的默默。不一會兒,天已開始黑了起來,那調皮的太陽早已落山了,尋不見一絲痕跡。這深秋的夜晚真是淒冷,瑟瑟整整衣服,早知就應該早點回去脊椎側彎

一片黑暗下,摸索著,又回到了剛才路過的池塘。今晚的夜色的確迷人啊,即使是那麼的微淡,那裊裊舞動的樹影真是動人;這塘裡忽隱忽現的倩影實在逼真;襯著月光下,塘裡的水,星星點點,波光粼粼。默默的凝視,我不敢出聲,我怕劃破了這夜的寧靜成立香港公司

啊!家鄉,你是否還超出這裡的景真?你那宏偉而莊嚴的高塔,夜裡還依然閃爍著現出光彩嗎?你那絢麗夜色,五彩斑斕,星星閃閃;你那古朴又堅固的吊腳樓,你那柔柔的江水,清澈見底,默默地流淌,流入你夢想的遠方;你那油油在水裡招搖的水草,長高了許多了吧,是魚兒們遊樂的好朋友;還有你那長長而垂下的細柳……細柳?我想呼喚,但我不能出聲,默默是細柳的笙簫,我在這頭,你在那頭。我到底又掂起家鄉了。不能再看了,得趕緊走去,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3:00Comment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