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6月20日

心事千迴百轉的一瞬間

葬月冷詞,唱筆,瀰漫不腐的憂傷。那些無處安放的純白色記憶,即使幻化成雨,也捨不得把你淋濕,你的體貼,溫暖了我的心,我學會將所有的憂傷嚥下,吐出對你的藍色思念,迴旋的氣息,將我推下你給的萬丈深淵,倔強的牽掛,慢慢地被風化。

曉風祛殘月,拂曉盡花殤,孑立檀木樓閣,溮関熷姠看流動餘輝,暮去的雲霞,在廣闊的邊跡匯成一抹離亂的血色殘陽,凝固的守候著你給的片片記憶,載著星輝,在荷塘月色下與蝶共醉紅塵陌上,任由昨日的憂傷裂痕侵襲季節深處最美好的回憶。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卻是在水一方,黯然銷魂的邂逅,成就了那不可一世的憂傷,靜坐菩提樹下,思索過往雲煙,亦是華芳一場,不願放開你的手,心中埋葬千絲哀愁,只是心有千千結,不忍吐離別,即時在我們初次相遇的地方,人海依舊,愛情依舊。

文字在指尖吟唱,卻劃不出心底那個深深的??名字,卻走不出份深入骨髓的思念。青山原不老,為雪白頭;綠水本無憂,因風皺面。是誰?提針撚線,就著一瓣燭火,在心上一針一線繡下這個名字,每一次脈動就是一次碰觸,綿綿密密,迢迢無期,任歲月流逝,紅顏老去,仍痴痴念念,相思不悔?

是否?我只是你前世的紅顏,月老匆匆離去時不小心絆斷了那根紅線。所以,只有一個花季的擁抱,卻溫暖了半生的記憶?城牆下,脈脈地凝視,那個菊香瀰漫的季節,淡淡的青草味縈繞在我的鼻間,是你寵溺地笑,是我瞳中的狡黠,是你語中的溫柔,是我緋紅的雙頰,是你不經意地握住我的手,是我的心在輕輕悸動,是你眼裡不捨的分離,是我故作輕鬆的笑,是我咬著唇滾燙的淚。

我從來不知道快樂和憂傷如此默契地存在。伸開掌心,橫是愛,豎是痛,這愛恨交織的十字,便是鏤刻在我心頭的傷。我從來也沒有後悔過,與你相愛,是我此生最隆重的盛宴,儘管,要用一生來祭祀那一場繁華和美麗,儘管,刻在心頭的傷將與記憶一生糾纏,直到生命終了,我,依然,無悔。

你的指尖滑過我的淚,原來這長長短短的愛情,不過是輪迴當中悲歡離合的過程。那些隱忍的消磨,如生命中剎那綻放的火花,都已告別在了匆匆的時光裡。再回首時,那些淚水與青春終究一去不返,所有愛慕和憂傷,其實在一念之間,就都有了結局。只是我,固執得不去承認。

琉璃若沫,如歌泣淚,蓋不住一世的荒涼,奈不住寂寞喋喋不休。芬芳年華里,只想與你,兩相依,不分離。為你,我把思念深埋,花開花落時繾捲成一縷清風。靜看窗前花開花落,不為已悲,太過荒涼,世間,又有誰會記得誰?心裡攜一絲的悵惘,挽一聲的輕嘆,獨立在相思的河畔,一脈幽思在風裡流淌。有一句話說的對,在錯的時間遇上對的人是一場傷,在對的時間遇上錯的人是一聲嘆息,在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是一生的幸福。如果愛你是錯,我情願一錯再錯。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6:49Comments(1)暮去的雲霞

2012年06月01日

只是為了更完美一點

女人總是愛美的,我亦如此。我們的工作注定了我們不能打扮得花枝招展,所以還是淡妝最相宜。一貫喜歡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出門,不是自己有多炫,而是自己早已習慣這樣。

老公在家時,我總是問,我穿這件可好看,盬関熷姠看看這件如何,給點建議吧,他總是說,啥時又買的新裙子,這件還可以,換一種款式也挺好的,不過以後花錢注意點,呵呵,雖然他這麼說,可我知道,他對我的消費只是嘴上說說,心裡沒有絲毫的吝嗇,前幾年我的衣服還都是他給買的, 只要我喜歡的,在貴他都毫不在乎。
女人的心是跟隨夏天的步伐的,一路前行,一路妖嬈。特別是穿上那些美麗的裙子,遊走在城市的每一個角落裡,滿目的色彩艷麗,裙角飛揚。都說夏天是女人的世界,即使走在烈日下,也一樣裝扮了夏日的風景。


以前我是個偏愛牛仔的女孩,現在也是,牛仔褲一直以來是我的最愛,牛仔長褲,牛仔短褲,配上T卹之類的服飾,感覺也挺精神的。而現在的我隨著年齡的成熟,幾乎都不穿了,倒是追求起韓飾、尚品、英倫風來了,人是美了,但還得要耗去我大量的資金,然我還是願意捨去那麼一點點積蓄,忍痛割愛。有時候想想人生幾十載是何等的短暫,現在年輕不好好愛自己,裝扮自己,待以後老了,想穿都不行了。不是嗎?匆匆歲月,容顏易老啊!到那時想穿上那些美麗的吊帶裙,還有那波西米亞風格的長裙總覺得不適合的,這是我想的。所以趁年輕就應該好好享受一下人生,每天把自己裝扮裝扮,住在城市的命脈裡,這樣準會給你帶來別樣的風景,異樣的心情。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2:55Comments(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