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7月25日

無非是一場戲

媽媽說,不屬於我的,永遠也不會是我的。我知道,勉強不會幸福。上天不會總是絕對公平的,不過我始終相信,我們在羨慕別人的時候,也會有人羨慕著我們。我們彼此都在羨慕著別人的幸福,殊不知自己在別人眼裡同樣是幸福的,是值得艷羨的。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

總是想像著有那麼一天,步履蹣跚地牽著愛人的手一起漫步在夕陽餘暉裡,即使老得再也走不動了,還是會一起慢慢老去。

可是,假如這些事不會發生,假如真的只是美好願望,那麼,也請自安天命。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世界,每個人都是自己世界裡的國王。在自己的王國里,你總要允許有人來拜訪,有人走進你的世界。但是我們都應該清楚地知道,沒有誰會永遠留在自己的的王國。總要有人進來,然後告別,接著再有另一批人進來。無論怎樣,他們都會離開。

人生真的就像是一場夢,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也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醒來。不過,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無論是人生還是夢,都會有end的一天。

我們終究都要和所有出現過的人,說再見。至再也不見。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6:51Comments(0)值得艷羨

2012年07月18日

失去原有的光澤

停電的夜晚,窗外下著暴雨,也許這是入春以來下得最大的一場暴雨。刺眼的產電,隆隆的雷聲加上雨滴猛敲玻璃的噠噠聲,使我總無法入睡。於是起身點燃被遺忘許久的蠟燭,燭光很弱,微風帶著點寒意從窗門的破洞口擠進來,燭火便隨著風兒舞動。打開手中發黃的書,卻什麼也無法入境,呆滯的目光,一顆茫然的心漫無邊際的遊蕩,游離得不知去向。

不知過了多久,哪兒來的小蜻蜓落在我的書桌上,引起了我的注意,也許是我那微弱的燭光把它從黑暗中吸引過來。我定過神來,靜靜的觀察這小生命。它靜靜地停在那兒,看得出來,這小生命很疲憊,應該是剛剛無助地和暴風雨抗爭過。看著這只為光明而抗爭的弱小生命,一種敬佩和憐憫之心油然而生,一張蒼白稚嫩的小臉龐在我的眼簾裡漫漫清晰起來,拉扯著我的思緒,讓我再一次想起一年前的事情,那感人的一幕。

那是去年的八月十四日清晨,我為了要參加縣里下午要舉行的宣講活動,按照規定,宣講團的每個成員的講稿必須先由局領導的審核後方能使用,所以我一大早還沒來得及吃上早餐便擠上從鄉下到縣城唯一的一趟班車,顛簸了四十多公里後來到縣城,把講稿交給領導後,自己一個人便匆匆忙忙到縣中醫院旁邊的一家小吃店,打來一碗粉在露天的太陽傘下津津有味的吃起來。吃了一會兒,在我旁邊的幾句話語引起了我的注意。


只聽見“噗”的一聲便坐在我對面的椅子上,這時候,我抬頭一瞅,眼前的小女孩讓我不由得一愣。六七歲左右的年齡,瘦小的身材,她左手拉著媽媽的衣角,右手臂上還留著多用注射用針頭,乍一看以為是光頭的頭上稀疏分佈著細細的,黃黃的像絨毛的頭髮,看得出來,很顯然是個營養嚴重不良的孩子,蒼白的臉更是讓人心寒。原本女孩子應有那種水靈靈的眼晴,如今卻被病魔折磨得如此的暗淡無光。

小女孩的媽媽是一個一米五左右的中年婦女,從年齡上看也應該奔四的人了,一身樸素的依著盡顯農村婦女憨厚與朴實,齊肩的短髮蓋住了左邊的臉頰,當風兒掀起她的頭髮時,你會發現一塊比雞蛋還大的黑痣,我想那應該是天生的吧!那一雙疲憊的眼晴寫滿了無奈和滄桑。

她看著孩子遲慮了便刻才對旁邊的老大媽說:“媽,要不你也吃一碗吧?”大媽急忙回應道:“不,不,不用了,我也剛吃過。”無論大媽再什麼堅持,孩子的媽媽還是打來了兩碗粉,小女孩立馬就吃起來,可是兩個大人還是在推讓著,誰也不肯下手。小女孩便笑著說:“要不,外婆和媽媽每人吃一半吧?”聽到這話,兩個大人相視兒笑了。外婆摸著小女孩的頭說:“多懂事的孩子呀,只可惜……”她的話哽咽住了。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6:17Comments(1)稀奇古怪

2012年07月12日

氣息充滿我的世界

始終在灑脫的雨,潮濕了一季心事。那些悠悠的過往在這個季節,都快要發霉。老天真有情,霏霏細雨也在夜幕之中漸漸收斂了哀愁。霓虹,黯淡。輕音樂,彌散在茶座的空間。一杯女兒紅,在微弱爐火裡煮沸了,泛著暗紅的光。此時,夜色已然佈滿了小城,茶座鄰室傳出狂躁的樂音,街上車流在擁擠中蠕動。卻有一段柔美的時光,輕輕地氤氳著清淺記憶。許多曾經的傷和痛,彷彿在流年裡一一放逐著,消失在漸行漸遠的踪跡間貓舍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有四條閃爍的光芒在交匯,在碰撞,剎那芳華,亦如那擺在茶几上正釋放芬芳馥郁的玫瑰,彷彿在燃燒著。深圳婚紗攝影所有的前塵都已落定,所有的相逢都已經錯過季節,所有的宿命都只能寫在來生。今生,我們只是在尋找許多命運曾拋開的心結,只是在追溯那個美麗朦朧的過往。相逢是早就的注定,相知才是心的靈犀。那件已經過時粉紅色的衣裳,卻始終在時光裡跳動著她的妖嬈。就是那一抹圓圓的紅潤,鐫刻在心裡,揮之不去。幸福在無聲中,用回憶作最好的註解流行鼓課程

不回首。不可不回首,不可以抑制的回首,像衝撞的小鹿,將許多碎片綴起來。將那個青春的記憶雋永在永遠。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歲月,擱淺著年輕的季節。緋紅的臉蛋,苗條的身材,簡直障礙了視野。端莊、野氣、活潑,在我年輕的目光之中,那眼眸清澈明媚,像天上的星星樣的晶瑩剔透。你是明媚的,你是熾熱的,能讓我燃燒,灼燒著我的靈魂和胴體。但是,羞澀、靦腆、含蓄,使我失去所有的親近,和所有的台詞,只有一團騰騰的烈焰,始終在心空紅紅著,怎麼也沒能燃亮你心空的一角。我躲在時光的背後,悄悄的,看你嫣然的笑靨,彌散在我們散淡的距離中結他課程

我怯懦,而又難以自拔。只在多少日日夜夜中,讓幻覺來做著美妙的夢。多少次,我沒有揮手,沒有作別,沒有一句道別的話語,只有目光在時間和距離中,等候和遙送著,你款款而來和翩翩遠去。歲月的年少,就此淹沒了我許多的念想。也許,你真的,沒有讀懂我的潛台詞,和我對於你風景的賞羨。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就只是把一種默默對於你的好,掩藏在我心深淵。沒有狂飆,沒有颶風。只有平靜的心湖里,微微漾動的漣漪,在隱隱的痛著,和在美麗著巡邏系統

真的,我很乾涸,我需要啜飲一杯清茶。用飄香的茶霧,來甜潤我心。鴻雁捎來你淡淡的清茶,濃濃的芬芳。就是來自遙遠的你。一次次,一口口,簡直就像你一樣的芬芳,通體透明,蘊蓄著我的遐想。也是在那個酷熱的夏日,我千百次的呼喚,千萬次地眺望,多想你突然飄逸在眼??前。從青山中,從長滿奼紫嫣紅的爛漫中。像一朵紅蓮一樣,綻開著猩紅的花蕊,清芬和妖嬈。我好想讓陣陣清風傳遞,好想藉清風飛升,與你相邀,奔去月宮,徜徉銀河。我不想做勤勞的吳剛,但願你是飛天的嫦娥,我們攜手淌過淺淺的銀河。我知道,月宮裡的桂樹只在寂寞著,在我心中悠悠的香著,就像你的香只是遙遠地在我的氣息中一般打咭鐘

時光清淺,春寒的路上,紅塵裡,春雨在霏霏。是誰在給予?你終於來了,來到我的身旁,我用稚嫩的身子呵護著,鋼琴課程用熱熱的心焐暖你的寒涼,摟著你,小心地,好像整個的世界就在我懷中一樣。看你嘔吐,我的心都要撕裂,我只是托著一方手帕,輕輕拍著,盡最大的力氣讓你好點。真的不忍心,看你憔悴的面容,看到你暈暈的模樣。有那麼多的眼光,有那麼多的言笑,我的心很是孱弱,幾乎我不敢直面,我只想這短暫的旅途變得漫長,也就像我心情牽的漫長一樣。盛滿在心房的芳菲,用一種溫潤的笑讓你開心。宿命的距離,斷開,無情斷開了。 “君向瀟湘我向秦”。分道是無可奈何的寂寞,是無可奈何的眷念。這是一粒種子,即使在春天裡,她也沒有發榮,更沒有瘋狂地生長,就是一粒庫存的種子,至今,才在一個夏日里,沐浴了陽光和雨露,依然蓬勃地生出了幼芽。當年一點相思苦,如今滋潤著心田深圳攝影公司。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3:30Comments(1)暮去的雲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