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5月21日

在夕陽玩耍的弟弟

弟弟剛出生時沒氣兒,大家伙把他全身拍成了青紫色,挨揍了一個小時之後竟奇跡般的緩過來了。結果我就有了一個小冤家,更有了一個開心果。
鋼琴課程
小時候的弟弟經常生病,三天兩頭的往醫院跑,在腦袋上掛點滴,想想都嚇人,還好我小時候凍出來了,啥病都沒有~好像到了三歲以後,一切就好了。爸媽要上地裡干活,而我的任務就是照看他,可我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看故事書上,老弟掉地上了,我也沒管他。現下這件事就成了他批評我的原材料之一。我的回擊方法就是︰我長得矮都是因為背他時壓的戶外組合屋提供品質生活

我老姨家的妹妹總幫我照看弟弟,結果就是弟弟和她親而不認為我是親大姐。哼﹗總算他後來有良心,成天跟我屁後溜溜跑。原來我挺煩的,後來媽媽說“也就你小弟才跟著你呢﹗”我一尋思“言之有理呀﹗”便喜歡上了有個小尾巴~他的小手只能攥住我的小拇指,我就天天帶著他去幼稚園。等到晚上我放學之後再去接他,有時候去晚了,所有的小伙伴都走了,他一個人在大門口等著我。興許是老師看他太可憐了,就每天讓他吃完飯再回去(還也許是弟弟可愛、還也許是因為我的光輝人品影響哦~)。

我在外面上學,他就特別想我,聽媽媽說,有時候他就會在半夜喊我的名字,貓在被窩裡偷偷的哭。想歸想,等一到我回來了,家裡也沒了消停日子。我倆天天打架,有時候激烈了都一手拿個棒子,還好有媽媽中間攔著,要不然我可怕疼。一次我在炕上看書,他叫我干什麼事情,我不耐煩的一揮手,就在他臉上留下了有兩厘米長的疤痕。這是他批評我的材料之二。回擊的方法︰大姐錯了~

國小時剛學會騎車子,弟弟就讓我載著他跑,對面過來輛車,我就撞在了柴禾垛上,他就跟大地母親來了個親密接觸。之後他也不怕摔還讓我馱著,我果然還是有點用處的,就在每天放學後載著他上地裡找爸媽,等太陽落山了他們在前面開車回去,我就在後面騎車追。弟弟會騎車後就載著我,去年夏天我要到鄉裡開證明,媽媽騎一輛,我和老弟就換班的騎。去的時候上坡比較多,他騎得一腦門子汗,好不容易到鎮邊上了,我一拍他,好嘛,流鼻血了,怎么也止不住,我就先跑的鄉裡的小賣部買了一大卷紙,止住之後我們就帶著滿手、滿下巴血的他跑到飯店的廚房裡要水洗臉。這是批評材料之三。回擊︰回去的時候我不是馱了你一路嘛﹗

他不愛寫作業,總是一天拖一天,等到還有一天上學了,再開始著急。那天我也正收拾著行李要上學了,他就一個勁地問我題,遭到老媽一頓罵。要說優點嘛,就是勤快,下午放學後總要去山裡摘松塔、采蘑菇、撿花生、再賣給商店,與其是賣,更準確地說是換,換回點吃的,沒等到家呢就吃沒了。到了冬天就背一捆小樹枝回家。弄得屯裡的人都夸他。我只能自慚形穢了International Relocation Company

哈哈,我常告訴他︰有了媳婦之後也要跟大姐這么好啊。你要是和我打架我就再也不回來了。跟室友講弟弟的這些事,他們都說他更像個哥哥,我這個大姐也確實太不稱職了。晚上睡覺我就下決心,以後一定要對老弟好,明天一早打個電話給他,告訴他有個小弟可真好,沒等想完,睡著了,夢裡是他帶著一群小朋友,在雪地上接我回家,他攥著我的小拇指,夕陽從樹梢上搖落,撞出了身後的一排腳印。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9:28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