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2月27日

紅塵一夢,竟然已是一生一世那麼長!

當冰雪初融,萬物生;當春雨褪去了冬日里的嚴寒,當微風不再有初時的料峭,當暖陽傾灑,嫩芽蒙綠,當晨昏交替,日夜見長,我知道,春天已經臨近。

歲月猶如穿梭在人間的使者,神秘遊走,歷盡冷暖,閱盡人心。徬徨交錯間,時光已千年。如新集團與你相遇,不過是一場花開的時間,待繁華落盡,你我早已不再。

三生石,七世念,十世輪迴,只求一世的相遇。然眾生萬千,若要尋你,談何容易?我將思念寄於桃花,片片飛紅都是一處殤情。隱在塵世的傷痛,錐心糾纏,一世一生,若即若離,飄然若夢。

我踏足江南,縱觀兩岸。雙生花飛舞翩翩,開盡紅塵,落滿心間。你是我前世的姻,我是你今生的緣。寄情這青山秀水,止步於幽靜小鎮。紅塵一夢,竟然已是一生一世那麼長!

掬一捧冰山雪水,摘一彎碧潭清月,譜一曲絕世驚鴻,遇一場白頭偕老,歷一次刻骨銘心。我在春暖花開處等你,等你向我走近,許我永生永世的期許。

尋你,是懸崖絕壁上的花,雖然只是曇花一現的瞬間,康泰領隊與我,卻是經久不息的悸動。絕美,不忘。有一種花名叫“念念不忘”,因為心心相念,所以永不相忘。

一轉眼,年華盡逝,那些風一般的日子逐漸遠去,消失在紅塵邊緣。一回眸,滄海桑田,那些曾經的期許不再鮮活,卻終於漸行漸遠。一曲一場散,終究不過是過眼雲煙。一生為一人,是前世斷了的思念。如今,曲猶在,人未還。

深切翻飛的寂寥,繽紛成雪,洋灑於天地間,是我深埋心底的情絲萬千。漫雪飛舞時,時光已漸遠,飄散,纏綿。

忽然一夜春風,吹醒了沉睡千年的心扉,只為等一人,任花開花落,柔美了青春,再也無法忘記。後來,那些虛幻重逢的片段慢慢消退在記憶的岸邊,情來情去,不過是緣深緣淺。

我等你,香港如新集團在春暖花開的季節,看飛花似夢,穿越滄海桑田,從此,溫情繾綣。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8:31Comments(0)nuskin

2014年02月27日

我們心中永遠的海子!

聽友介紹,海子的詩句發乎天然,卻又無比精確,使現代漢語中的純真與良善,在人間重新找到了它的代言人。於是,我去書店買了一本《海子的詩集》,夜深人靜之時,偶爾翻開來品讀,聆聽來自海子心靈深處的對話。

讀海子的詩一定要背負歷史以備裝載沉痛的悲傷,那不可名狀的憂傷是海子致命的傷口。《在昌平的孤獨》中,海子的孤獨“是一隻魚筐,是魚筐中的泉水,放在泉水中”。他的孤獨“拉到岸上還是一隻魚筐,孤獨不可言說”。而正是孤獨與寂寞,使海子開闢自己的精神烏托邦,構建著詩歌的大廈,成為“詩壇怪傑”的先鋒詩人

海子,原名査海生,生於1964年,15歲時,考入北京大學法律系,1983年大學畢業後,分配到中國政法大學政治系。他從大學期間開始詩歌創作,在他創作初期就成為“北大三詩人”之一。從1982年到1989年不到七年的時間裡,他就創作了近200萬字的作品。1989年3月26日下午5點30分,在山海關和龍家營之間的一段慢車道上臥軌身亡,其實他才25歲。

海子的一生短暫而又漫長。短暫是因為他的一生只有二十五個春秋,漫長是因為他在短暫的生命裡,卻嘗盡人生之苦,精神之痛。

海子的每一首詩都是一滴孤獨的眼淚。《日記》採用了日記這種便於抒情的文體,以一個來自異鄉的“弟弟”的那種怯弱而朴拙的孩子的口吻,同“姐姐”真情告白,如泣如訴:

“今夜我只有美麗的戈壁 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關心人類,我只想你“

“姐姐”既可以理解為自己的情人,已經分手的情人,也可以理解為所有美好的事物,包括自己的理想,自己的信仰,甚至招致自己如此癡狂於詩歌創作的冥冥之中的東西,通過“姐姐”這個意象更好的直抒胸臆。由此可見,海子在個人終身大事上已經是疲憊不堪,他內心的孤獨真是達到了一種無奈、落寞的極致:

“草原盡頭我兩手空空/悲痛時握不住一顆淚滴/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這是雨水中的一座荒涼的城。。。。。。”

這個浪漫的王子型的詩人,騎著馬,試圖踏遍每寸神聖的土地,努力找尋自己的精神家園。他愛過四個女孩子,但每一次的結果都是一場災難,特別是他的初戀女孩,更與他的全部生命有關。想必,如若海子擁有了愛情,它將會是多麼幸福,我們又將會讀到多少溫暖的詩句。

《新娘》這首抒情詩中,可以看到海子嚮往的生活其實是平凡中的幸福:“故鄉的木屋、筷子、一缸清水/和以後許許多多日子/許許多多告別/被你照耀”,再清貧的日子,只要有愛在,他的詩句將永遠流淌著愛的暖流。“我的肩膀/是兩座舊房子/容納了那麼多/甚至容納過夜晚/你的手/在他上面/把他們照亮”。在《你的手》中,我讀到了一個充滿陽光的可愛的海子。g-suite manchester

四次戀愛的失敗,伴隨海子的永遠只是荒蕪的山崗、空空而落滿灰塵的房間,他的那份落寞、孤寂、憂傷與絕望的形象,在《四姐妹》中展露無遺。“風後面是風/天空下面是天空/道路前面是道路”,這是怎樣的一種絕境?孤獨、無助、茫然永遠也沒有盡頭!詩人的精神境界在此時已經面臨絕境,死成為了一種必然,對於海子來說,死何嘗不是一種暢快淋漓的解脫?NuHart

在詩劇《太陽》中,他寫道:“一切都源於愛情。。。。。愛情使生活死亡。。。。。。”愛情的憂傷與痛苦,給他的心靈所造成的創口是巨大的、難以彌合的,在海子精神境界達到極致的絕望時,他選擇了搭上天梯(火車道軌)去了遙遠的天國,追逐心中的太陽、麥子和情人去了。海子的一生短暫的只有二十五個春秋,如一顆璀璨奪目的流星,光彩熠熠,稍縱即逝。。。。。

海子的詩清新雋永、鏗鏘有聲,他的詩歌的內容在時空上的跨度更是常人難以企及。而這聖潔的詩歌背後,是詩人留給自己刺骨的痛、難訴的苦,還有多少傻傻執著的懷念,多少難以承受的孤獨與寂寥!

海子,我們心中永遠的海子!vintage tube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2:17Comments(0)還喋喋不休

2014年02月21日

喝杯苦咖啡

要不要陪我喝杯苦咖啡

天色還早

都市的夜生活剛剛開始

落地玻璃似鏡香港如新集團

戲唱的太投入總有停不下來的時候

何妨在路人的生命中去做一次配角

借你的茶閣歇息

思緒停下

時間馬不停蹄的追趕我的若干年後

給一盞茶的功夫

在咖啡裡

品讀生命

夜開始沉淪牛欄牌回收

在別人的傳說中

在你我的故事裡

紅唇抵杯

人生在舌尖舞蹈

苦苦的

在我笑的眼淚裡沉澱的滄桑

你不懂



我已疲憊

醇醇的nu skin香港

在我歡快的笑聲中隱藏的淒涼

你不懂



我已憔悴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2:50Comments(0)nuskin

2014年02月12日

年,是團聚。也匆匆。

年,是團聚。也匆匆。
孩子們又要各奔東西了,家裡又將只剩下爸爸,戚戚然中慢慢等待長長的一年,下一個圓滿團聚的年。
能做的也只是常回家看看,坐在一起聊聊。nuskin 如新或者常常拿起手機,聽聽爸爸熟悉的聲音,知道都安好,這樣,至少暫時可以平靜那顆顆牽掛的心。在孤單一人中至少不要讓他覺得心的孤獨。
聊天,從嫂子的口中知道,爸爸那天潸然淚下。我一聽,心裡劃過一道重重的悵然。沉默許久,說不出話來。如新集團也不用再深問下去了,我知道爸爸在想什麼,他一定覺得很苦、很無助、很無望。
從我懂事起,我就看到了爸爸人生的起起落落,經歷了一道道坎坷,一次次堅強的挺過來,可是,我真的沒有見過爸爸流過眼淚,雖然,我知道,那時候的他也一定是苦極了。 60年代的鬧災荒,浮誇風。他說,那個時候餓死的人很多。 90年代初期,計劃生育在全國上上下下轟轟烈烈的展開時,一些事嚴重影響到他的工作,面臨著被撤職,他不停的奔走縣鄉兩地相關的部門,一次次,堅持不懈,終於等到了滿意的結果。而母親開始臥病在床,真是禍不單行。在他很努力的尋醫,求助中,至親至愛的人還是離開了。那麼這窮、苦的日子還在延續。後來,我們都成了家,家庭經濟生活逐步有了改善,尤其是退休後,爸爸一直都過得很好,精神健碩,這讓我很是放心。然而這兩年,大哥大嫂一直在外打工,侄子也在外讀書,自己一個人守著兩個家,他說,每每過節自己孤零零的一個人,望著節日的飯菜突然沒了食慾。其實,我深深的知道,爸爸的苦遠遠不止這些,不止這些。
第二天,我、先生,爸爸只有我們幾個人在,我們聊得最多的還是孩子的舅舅和房子的事,房子過年後開始裝修,這樣以後就可以來小城居住。
我說:“在我讀師範的那段時間,其實家裡很困難,第一年所有的費用全部貸款。”這些我都記得清清楚楚,也一直在感謝著爸爸的支持。更讓我深深的知道,這不僅僅是責任、更是教會了我信念和堅強。時光流逝,舊事重提,那苦苦澀澀的滋味已經不再,我只是想告訴爸爸:最最困難的日子已經過去,我們都過來了,目前的也只是暫時的,康泰自由行都會過去的,都會好的,不要太在乎。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0:52Comments(0)

2014年02月12日

2月12日の記事

年,是團聚。也匆匆。
孩子們又要各奔東西了,家裡又將只剩下爸爸,戚戚然中慢慢等待長長的一年,下一個圓滿團聚的年。
能做的也只是常回家看看,坐在一起聊聊。或者常常拿起手機,聽聽爸爸熟悉的聲音,知道都安好,這樣,至少暫時可以平靜那顆顆牽掛的心。在孤單一人中至少不要讓他覺得心的孤獨。
聊天,從嫂子的口中知道,爸爸那天潸然淚下。我一聽,心裡劃過一道重重的悵然。沉默許久,說不出話來。也不用再深問下去了,我知道爸爸在想什麼,他一定覺得很苦、很無助、很無望。
從我懂事起,我就看到了爸爸人生的起起落落,經歷了一道道坎坷,一次次堅強的挺過來,可是,我真的沒有見過爸爸流過眼淚,雖然,我知道,那時候的他也一定是苦極了。 60年代的鬧災荒,浮誇風。他說,那個時候餓死的人很多。 90年代初期,計劃生育在全國上上下下轟轟烈烈的展開時,一些事嚴重影響到他的工作,面臨著被撤職,他不停的奔走縣鄉兩地相關的部門,一次次,堅持不懈,終於等到了滿意的結果。而母親開始臥病在床,真是禍不單行。在他很努力的尋醫,求助中,至親至愛的人還是離開了。那麼這窮、苦的日子還在延續。後來,我們都成了家,家庭經濟生活逐步有了改善,尤其是退休後,爸爸一直都過得很好,精神健碩,這讓我很是放心。然而這兩年,大哥大嫂一直在外打工,侄子也在外讀書,自己一個人守著兩個家,他說,每每過節自己孤零零的一個人,望著節日的飯菜突然沒了食慾。其實,我深深的知道,爸爸的苦遠遠不止這些,不止這些。
第二天,我、先生,爸爸只有我們幾個人在,我們聊得最多的還是孩子的舅舅和房子的事,房子過年後開始裝修,這樣以後就可以來小城居住。
我說:“在我讀師範的那段時間,其實家裡很困難,第一年所有的費用全部貸款。”這些我都記得清清楚楚,也一直在感謝著爸爸的支持。更讓我深深的知道,這不僅僅是責任、更是教會了我信念和堅強。時光流逝,舊事重提,那苦苦澀澀的滋味已經不再,我只是想告訴爸爸:最最困難的日子已經過去,我們都過來了,目前的也只是暫時的,都會過去的,都會好的,不要太在乎。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0:52Comments(0)

2014年02月05日

默默地向上游

  每壹次開心或不開心,只要我壹收工,只要天氣不那麼涼,我就跑去遊泳。
  我去遊泳的地方,不是遊泳池,我不喜歡,我喜歡跑到江中去,那寬闊的大江。
  第壹次去遊泳,已經是幾年前,父親帶我去的,那時候,我還生活在小蟲的世界裏,以為可以從此無憂無慮,有人會關心我,照顧我。
  想不到,到最後,我仍要壹個人回到故鄉。
  到了這年的春夏之際,我已經想遊泳,父親要去值班,媽媽見我只壹個人,不放心,老是不批準。
  直到那天——
  唉,我和他們兩兄弟總是打打鬧鬧,離離合合,那天,阿文居然迫我二選壹,後來,我終於鼓足勇氣,不怕傷害阿文,說我選阿堅,而阿堅,當天是極高興的,DPM點對點然而第二天又逃了。
  那天,我傷心得上不了班。請了假,回家睡覺,睡醒了,第壹件事,就是去遊泳。
  我想,我還有什麼人生的風浪未見過,小小壹條江的風浪,又怕什麼?
  於是,我就真的去了,在媽媽還是壹千個不放心的情況下。
  江,卻是那麼的熱鬧。
  原來,早有勇敢的弄潮兒,在那兒披波迎浪了。
  我脫下外衣,穿著泳衣下水,迎來壹大串目光,我才不理。
  水仍很冰冷,可是,我既然已經豁出去了,我就不怕,終於,我整個撲入了水中。
  水流很急,我看著江中心,那夕陽很美麗,我的香港漁村文化遊心情,忽然很超脫。好象已忘記了世界,我就知道,這壹刻,我在江中。
  水流把我沖向西邊,我們勒流,之所以叫勒流,是因為到勒流這壹段,珠江是逆流的,從自西向東,變成自東向西,勒流,本來叫逆流,額流,叫著叫著,變成了勒流。
  奇怪,我反而很喜歡這段逆流,我喜歡逆流而上。
  我望著江中心,有壹朵水浮蓮,我想,我就把它當做我的暫定目標,我壹定要遊到那兒。
  於是,我真的遊過去了。
  在遊的過程,很累,無數次我累得幾乎劃不動,我就弄上救生圈中,休息壹會。呵呵,我親愛的媽媽太擔心我,壹定要我帶救生圈。
  我忽然明白到,救生圈,是我的工具,或是代表別人的幫助,人離不開,別人的幫助,妳不是萬能的。
  在奮勇向前的過程中,我發覺,夕陽真的很美麗。
  它就在我前方閃耀,仿佛向我發出召喚。
  想起小鳳姐那首歌,“看夕陽,滿路途,人生滿希望……”
  是呀,我的人生滿希望,何必為那小小的情感悲傷?再多的失意,時間都會抹去,而每天,都是新的太陽的升起。
  我想起張國榮那首歌,《默默向上遊》:命運不肯輕招手,我要艱苦奮鬥……成功不會驟然降……我要默默向上遊
  多貼我的心境!
  我的人生,充滿波折,每壹次當我認為成功在望時,總狠狠把我摔下,讓我心身俱碎,包括以前在壹中時的退學,包括我在愛情路上的傷痕累累。然而,只要未摔死我,只要我心不死,我又怕什麼?
  能闖過去的,終能向前。這世上,沒有過不了的坎兒。
  只要,我心不死。
  想到張國榮,我想到他那多情的,堅定的眼神,我曾說過他和張國榮的眼神很像,天,他既然能向我投射如此的眼神,我為什麼又老要懷疑他?我要為他多想想,我相信他能做到,我的堅。
  於是,我遊下去。
  我遊到了那棵水浮蓮,發覺其實有時,人只不過如江中壹朵小小水浮蓮,隨命運左右搖擺,所能夠的,就是盡量為自己找壹個方向。
  然後,我遊回了江邊。那是我休息的地方,拼搏了,也需要壹個休息的地方。
  我真正休息的地方,是屬於我的家。
  無論如何,我要默默向上遊。我不怕人生的種種風浪,只要,我心不死。Cloud Hosting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7:08暮去的雲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