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1月15日

同樣輪回也在繼續前進

  時光旖旎於水上,記憶便繾綣於路上。紅塵陌上,多遠的距離才算是終點,多遠的距離才算是彼岸。三途河畔荼蘼了幾季的花又雕零了多少人的韶華,撩起了多少人的回憶,似是在經年輪轉裏我們丟失了什麽?又撿起了什麽?
  花開花落,雲卷雲舒,淡漠的人生路因為有了記憶相伴,便不會顯得落寞孤單。不知從何時起,總是喜歡執筆在幽柔的時光裏鐫刻下屬於自己的壹點點的痕跡,等到暮年來撫摸那被歲月撫平的皺紋。鋪壹箋素紙,輕輕描畫下自己的青春,在淡淡的墨香中尋找那壹絲名字叫做迪士尼美語評價青春的味道,哪怕有些早已被經年風幹,哪怕有些早已被黃沙掩埋,哪怕有些早已彌散在天際。依稀記得,有些事情無關乎風月,僅僅是光陰的見證,留住過往,令人於山長水闊中念成酩酊。
  總會有些感慨,在不經意間湧現,串成壹句句算不上精致的話。忽然發現,時間就這樣慢慢的溜走了,偷偷的滑過指尖,悄悄的劃過臉頰,壓在每個日子的韻腳裏,壓在每個白天黑夜的轉動中,譜寫成壹曲曲動人的光年篇章。似乎高考還在昨天,擡手可及;似乎離別還在昨天,揮之不去;似乎夏天還在昨天,轉眼已入隆冬。在時間面前我們無法逃避,也無能為力,能夠挽留下的也許就是那些看似荒唐的誓言還有天真的笑容,曾經那麽多的人壹起許下的說好的不分離要壹直壹直在壹起,哪怕與時間為敵,哪怕與世界背離,早在經年的磨盤下碾成名為記憶的碎片,殘留壹地的哀傷,茍延殘喘在時空的縫隙中。
  紮西拉姆多多曾說過:無自性的時間,讓少年看到斑斕,讓老年看到almo nature 好唔好斑駁。有人說昨天是美好的,因為妳回不去了,這是壹句多麽殘酷的話啊,讓那些仍舊有壹點點希望的人徹底淹沒在無自性的時間漩渦中。未央的月,濃濃的月色,單曲循環著《時間煮雨》,還是讓我想起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時間輪轉,同樣輪回也在繼續前進著,我們的宿命似乎便是在輪回中活著死去,留下自己的軌道,殘存著的呼吸還有味道訴說著妳曾來過,妳也曾死去。
  或許此刻的妳仍舊在迷茫,仍舊在困惑,仍舊在流失的時間中慢慢的害怕,不知道未來該何去何從,不知道生活的意義是什麽。其實生活本來就沒有什麽意義,妳能給它什麽意義,它就是什麽意義,這樣等到暮年,周向榮會有壹件事情感動的妳熱淚盈眶,至少妳的壹生不算是白活。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2:11

2015年01月08日

一個暖暖的廣場

  
  又壹個陽光正好,微風不燥,湖面微漾的冬日午後,習慣在沒有課的午後坐在湖邊曬曬太陽。冬日的陽光,暖暖的,能將身上的寒氣驅散,也能將心裏的浮躁褪去。坐在這裏,有壹些回憶便慢慢浮現,關於我的大學,關於我的華廣。
  怎麽也忘不了初次踏入這所學校的時候的心情,新奇,期待,緊張,興奮。當我拿著沈重的行李艱難的走在校道上,笑意盎然的師兄師姐從我手上接過行李,把分不清東南西北的我帶到宿舍,當我很感激的向幫助我的師兄表示謝意的時候,他們說,這是他們應該做的,下壹年等我成為了師姐,也會這樣幫助師弟師妹的,這是華廣的傳統,這時,我的內心有股暖流湧動。從這個時候,我有了壹三高個新的標簽,那就是壹名華廣人。
  時間的匆匆,從陌生到熟悉,到成為壹個真正的華廣人,我用了壹年的時間。而今年,我大二,記得在接待新生的時候,壹個小師妹仰著稚氣的臉蛋,懵懂的眼神,問我,師姐,妳能用壹個詞來形容華廣在妳心裏的感覺嗎?那時候,我很認真的說了壹個詞,它叫溫暖。是的,在我的心裏,華廣,就像冬日的陽光,暖暖的。

  我還清晰的記得,初入華廣,就像進了迷宮壹樣,兜兜轉轉,總找不到路,我努力的記住回宿舍的路,記得那些建築物,可還是在壹個夜晚,我在教學樓徘徊,怎麽也找不到路,我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卻連個人影也沒有,我打電話給朋友求救,可我分不清東南西北,怎麽也說不清楚,終於有壹保安大叔經過,把我帶出困境,並熱情的告訴我教學樓的結構,告訴我怎麽認路,不至於迷路。就這麽壹次,我就再也沒有再在校園裏迷失過方向。如今,我更是閉著眼睛也能找到路了。
  我還記得,第壹次班級選團委,團委那邊要求全班的同學都要到場,不允許請假。而那天我剛好有場學生會的面試,本來想著選完團委的會議再去面試,可時間越來越近,可是團委還沒有選完。我焦慮到不知道如何是好,舍友鼓勵我去找班主任談談,試壹下運氣。我鼓著勇氣,做好被拒絕的迪士尼美語評價準備找班主任,結果班主任溫和的說,那妳從後門偷偷溜走吧,面試遲到了就不好了。好好表現,加油哦。聽著班主任的話,心裏真是暖暖的。
  我還記得,面試的時候,師兄師姐的溫和,讓我放下緊張,開開心心的完成面試。面試通過了,師兄師姐發自內心的為我們祝賀。面試沒有通過,師兄師姐也會真誠的表示慰問。在經歷殘酷的競爭以後,妳的心依舊溫暖如初,依舊對未來充滿希望,不會埋怨,不會怨恨。因為關懷在細節,溫暖也在微小處彰顯,妳沒有去埋怨的理由。
  我還記得,初來華廣,生病了找不到地方買藥,師兄專門出去買卻隱瞞說順路。記得飯卡不見了,舍友慷慨解囊,撿到飯卡的人拾金不昧把飯卡送回我手中的感動。記得不懂得這所學校的太多條條框框,而師姐也是耐心的解答,不怨其煩......
  在華廣接受過太多大大小小的幫助,我無法細數那些事情,也無法細數那些感動,但它真實的溫暖了壹個遠離父母家鄉,外出求學學子的心,讓它不再孤單,迷茫,不知所措代謝綜合症。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1:18依然是那麼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