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2月12日

年,是團聚。也匆匆。

年,是團聚。也匆匆。
孩子們又要各奔東西了,家裡又將只剩下爸爸,戚戚然中慢慢等待長長的一年,下一個圓滿團聚的年。
能做的也只是常回家看看,坐在一起聊聊。nuskin 如新或者常常拿起手機,聽聽爸爸熟悉的聲音,知道都安好,這樣,至少暫時可以平靜那顆顆牽掛的心。在孤單一人中至少不要讓他覺得心的孤獨。
聊天,從嫂子的口中知道,爸爸那天潸然淚下。我一聽,心裡劃過一道重重的悵然。沉默許久,說不出話來。如新集團也不用再深問下去了,我知道爸爸在想什麼,他一定覺得很苦、很無助、很無望。
從我懂事起,我就看到了爸爸人生的起起落落,經歷了一道道坎坷,一次次堅強的挺過來,可是,我真的沒有見過爸爸流過眼淚,雖然,我知道,那時候的他也一定是苦極了。 60年代的鬧災荒,浮誇風。他說,那個時候餓死的人很多。 90年代初期,計劃生育在全國上上下下轟轟烈烈的展開時,一些事嚴重影響到他的工作,面臨著被撤職,他不停的奔走縣鄉兩地相關的部門,一次次,堅持不懈,終於等到了滿意的結果。而母親開始臥病在床,真是禍不單行。在他很努力的尋醫,求助中,至親至愛的人還是離開了。那麼這窮、苦的日子還在延續。後來,我們都成了家,家庭經濟生活逐步有了改善,尤其是退休後,爸爸一直都過得很好,精神健碩,這讓我很是放心。然而這兩年,大哥大嫂一直在外打工,侄子也在外讀書,自己一個人守著兩個家,他說,每每過節自己孤零零的一個人,望著節日的飯菜突然沒了食慾。其實,我深深的知道,爸爸的苦遠遠不止這些,不止這些。
第二天,我、先生,爸爸只有我們幾個人在,我們聊得最多的還是孩子的舅舅和房子的事,房子過年後開始裝修,這樣以後就可以來小城居住。
我說:“在我讀師範的那段時間,其實家裡很困難,第一年所有的費用全部貸款。”這些我都記得清清楚楚,也一直在感謝著爸爸的支持。更讓我深深的知道,這不僅僅是責任、更是教會了我信念和堅強。時光流逝,舊事重提,那苦苦澀澀的滋味已經不再,我只是想告訴爸爸:最最困難的日子已經過去,我們都過來了,目前的也只是暫時的,康泰自由行都會過去的,都會好的,不要太在乎。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0:52│Comments(0)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