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7月02日

風語·紫衣

君心我心,風語有念,紫衣有戀,季節的思念讓人慌,想你的寂寞讓人傷,親愛的,你怎麼不在我身邊?生活有些亂,沒你真好難,借一杯酒功夫,閉一只眼,點一根煙,念一顆心,穩住思緒亂流,祈盼情感歸位。親愛的,久別不見,最近過得好嗎?身體可無恙?好想不去想,夜夜偏又想,吻和淚,你的臉龐,閉上眼睛,就在面前轉,到底我該初中數學教學拿什麼來代替,才能把你遺忘?也許,現實明擺,強強對碰的個性,沉默要強的對方,明明思念,卻彼此裝成陌路。愛咫尺,人天涯,情如毒藥,糖衣之內盡是苦。然,真愛入骨,入蠱,念的良藥入口方能減輕思的痛楚。親愛的,到底誰犯了誰的相思病?可以的話,寧願我們從一開始就不曾愛過對方。望著天,拿起藥,吸口煙,落下思念:偶爾你的近況,你的淚,你的傷,斷續傳到我耳旁,一樹花開是愛,無花結果成傷,中了你情花的毒,請問你怎能袖手旁觀?只是,愛上你,從不曾覺得遺憾,風語惦念,紫衣風華,流年絕代,念念不忘當初的那個你,那份愛。

你匆匆而來,我急急路過,不知是緣是孽?如今回頭只懂天註定。ACKM論「木桶定律」彼此為了生活忙碌撞倒在地,風語香襲,一裳紫衣,著實迷眼。“你沒摔傷吧?不好意思,我趕集忙,刹不住車撞到你。”弱小身軀,零亂發絲纏繞,多了幾分哀憐與疲憊。也許生氣難過美人關,“沒事的,就是手腕有點疼,你怎樣,沒事吧?”生在那個純樸歲月的年代,彼此的理解與海涵,讓一個紫衣裙的女子從此有了一生難忘的情醉與悲傷。念念不忘的賣魚姑娘,戀戀不捨喜歡紫衣的你,時過境遷,生活過得還好嗎?

有些事,無關緊要且日復一日陪你一輩子,卻總讓人淡忘,有些人,刻骨銘心的陪你走過一個季節,卻能讓人一生莫齒難忘。染色體的誘惑,烙進靈魂,要多深有多深,要多真有多真,曾經紫色浪漫,就在那個夏季寂寞中綻放。第一次約會,你來了,羞答答的紫羅蘭靜悄悄的開,一手揪著飄柔發梢輕咬在口,你說你好緊張,心都快跳出來了,慢慢地低著頭說:這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是我跟異性的第一次約會,你的傷好些沒?這頓飯我請。也許,感覺是營養,交流是雨露,愛情花開,就在心跳的那刻起,你的欣賞,我的愛戀,你的心善,我的情多,深深擁抱的那刻,溫度寫下了你我一輩子的念念不忘,不休不止,痛並思念著。從此,情網交織,網住一個你的魂,網住一個我的心,日思夜想,無時不刻,你說這是你今生最有感覺的戀,我說這是我今世最為感動的愛,“今天生意好嗎?累嗎?吃飯沒?”“家裏怎樣了?你父親身體好些沒?你的手傷好了沒?今天想我嗎?”說不完,道不盡,總是每天的點滴思念與開心玩笑。第二次約會,你說上次的紫衣摔破了,喜歡紫色的你,精挑細選的買了一件紫色衣裙。你說,就為給最真愛的人第一眼看到。電話聲裏頭,能感覺到你渴望見到我和得到我的傾賞。就在那個夏天的季節,風語濃縮著紫色激情,遠遠的你來了,穿著紫色綴滿小花的衣裙來了,就為在愛的人面前一露風姿,告訴我:有多想你,有多愛你,有多在乎你。一輩子難忘的,就是那時那刻美成紫色花仙子的你,清純,靚麗,含羞,把溫柔表現得淋漓盡致。愛,是感覺,是互動,是共鳴,是昇華。再到後來,我們共同的願望,就是把愛深種,一輩子記得。有些情需要緣份撮合,有些愛需要勇氣去實現,就這樣,彼此醉入了伊甸園,童話故事裏,我們在紫的世界裏交融,纏綿,奔放。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8:08│Comments(0)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