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06日

你我的那些年

許多年前,我們一起唱著那些歌,看著那些電影。慢慢地慢慢地,遠離,遠離…直到陌生再也不見,那些年,你我的那些年,再也不在。

不知道還有多久,不知道明天又在何方。可是,那些年的日子卻依舊歷歷在目,因為不舍,因為不甘於曾經的丟失。走走停停的日子裡,漫無目的,不知道多少次的質問自己,你還是你嗎?得不到答案,得不到目標,或許這就是害怕失去,只會躲避的我們。

愛過一些人,錯過一些事。心說死了,可是時光過後,還是心依舊不想孤單,渴望懷抱,嚮往那些年。

回憶初夏的綠茵,喃喃細語,說出風聲燭夜,不知不覺初秋已入心境。寒意總是不經意的,漸漸的我們披上了外套,可是心還是少了一份依靠。曾幾何時,卻不知音落千里,誰在同弦,那年的千里之外是否還會響起在我的耳根;與我相隨,不知薰風拂面,我在入眠,此時此刻的你心情是怎樣的?是離別的寂寞?還是漂泊的流年?靜聽秋雨滴答在微黃的芭蕉葉上,心有繾綣。我知道,秋風以起,不再昨天;我也知道,流水不止,思念蔓延,淡淡的都是秋天的初意。

此去經年,我們都長大了。朋友陌生,戀人早已成了別人的暖心寶,而我們,不還是得依舊一個人簡簡單單的走著走著,然後迷失或者脫胎換骨。可是,心真的還在?

總是無力的仰天長嘯。淡漠、冷漠,世態炎涼。 一個人躲在封閉的空間,隨波逐流。花未開卻已謝,一個人平靜的面對現實的一切。掩埋昔日的塵埃,埋葬昨日的自己。不知道未來,未來在哪裡,也許真的只是如童話般的夢裡。我們是否都一樣?聽著這淡雅的傷,是對還是錯?也許只是想一直守著一座空城,等著一個舊人罷了。慢慢的才發現原來一切都是從一個人開始的。 一天、一天,生命消逝著,風景依舊,卻物是人非。-夢還在繼續,執著是否還在?也許這就是一直困擾我們的人生。總是想喝杯濃茶,不是為了它的香,只是想細細品味它的苦澀,然後苦滿整個心頭。一年、一年,看著心底的鎖,被打開的一天,走出那片空間,何時實現?也許這也成了永遠的夢。 流年似水,想起了曾經的那個季節。青山兩旁,溪水長流,桃花相送,天藍如海,雲淡風輕。一切就事那麼靜靜地安好。放飛的夢想,遠方的希望,記錄中清晰可見,可是現實卻讓我靜靜遺落。原來:那年,已不在。那年,還未到。

紅酥手,黃籘酒,滿城春色宮牆柳。

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

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唐婉《釵頭鳳》

海外投資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欄。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兩段情,一聲歎,不過是人生一場繁華

時光,不知可否將你遺忘

時光,改變了你我

時光,似乎已磨去了我們的驕傲

黑髮、笑顏、纖手、明眸,已隨風而逝村屋按揭



鼓勵、不屈、驕傲、倔強,還依晰可見…

回不去的流年,只是你我曾經的擁有,再見,再也不見…



牛奶敏感


也只留下那些年,等待花開的那些年…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6:53 Comments(0) 寂寞中呼喚

2014年09月29日

誰解花無語,誰懂雨無聲?

生命是壹場輪回,總是有錯過,才會有新的遇見。緣分就是,不早不晚,恰恰剛好。有些愛,在不經意中,刻骨;有些人,在不經意時,相遇;有些事,在不經意間,開始;有些話,在不經意裏時,承諾;有些愛,王賜豪在不經意中,產生;有些人,在不經意時,分開;有些事,在不經意間,消失;有些情,在不經意間,淡然,有些心,在不經意間,刺痛!人生猶如壹場盛大的宴會,相遇總是心動美麗。而我們卻總是要為了這份美好,扮演壹個深情又無情的人。這便是人生百味!

有些人,走了就是走了,再等也不會回來:有些人,不愛就是不愛了,再勉強也只是徒然。有些人很幸福,壹眨眼,就壹起走過細水長流;有些人明明很努力的付出了,卻還是什麽都改變不了。世間其實有太多人,明明不不懂珍惜,王賜豪卻還孤傲清淡,卻不知有些錯過,後會無期!

是誰曾經說過,最怕,深交後的陌生,認真後的痛苦,信任後的利用,溫柔後的冷漠……

若交往,請真誠,若離開,請徹底。 人跟人之間的感情就像織毛衣,建立的時候壹針壹線,小心而漫長,拆除的時候只要輕輕壹拉,就已經回不去。卸載永遠比安裝快,失去永遠比得到快。 也許感情與人的關系,就像鞭子和被抽起的陀螺,它令它動了,它也令它痛了。

生命中總有些以為再也不會想起的人無法忘記,而那些以為永遠不會疏離的人卻漸行漸遠。有時候,緣識是壹場生命的意外,縱是曇花壹現,卻也難以輕忘。 人生可能會有多種感情,有些時候,遇見愛,不需要解釋,不需要理由,如同枯木逢春。站在回憶的渡口,邂逅壹季春暖花開,傷懷壹份情深緣淺。盈壹份懂得,淺嘗人生喜怒哀樂。攜壹份慈悲,淡然來去聚散。

可是若說淡然,又談何容易?很多時候,感覺明明已經傳遞了訊息,直覺明明已經給了我們答案,可是已深陷其中的我們,總是在做無謂的抗拒與掙紮。雖然已經看清壹切,奈何依舊不能抹去那淺淺的相逢,淡淡的情絲。或許可以靜默不語擦肩而過,但卻依舊沒有辦法做到真正忘記與抹去。或許,我們本是多情種,只是很多時候,我們不解人心何以如此涼薄?

夜深露重淒清重,情深緣淺歸不同。幾多惆悵難思量,王賜豪終把惆悵鎖閨中。

葉落山空,寒枝撿盡。誰解花無語,誰懂雨無聲?

漸漸的,我們知道了,很多東西可遇而不可求,不是所有喜歡的東西都可以擁有。就像我們喜歡藍天,喜歡大海,卻永遠只能是觀望,遙不可及,不可置中。慢慢的,我們懂得了,那些不屬於自己的,何必拼了命去在乎。那些註定要走的,又何須戀戀不舍?只不過因為愛情,永遠都是人們樂此不疲的話題,古往今來有多少贊美愛情的詩詞佳句,又有多少個感天動地的愛情故事,我們之所以喜愛著感動著,說明我們也渴望著期待著。只能說,如若我們能夠有幸擁有,就壹定要懂得珍惜與把握。而來為擁有的,也不必太過強求。傷了自己,也負累他人。

生命中有太多的遇見,不過是過客,而非歸人。路過,那是緣分,留下,便是宿緣。遵從內心的召喚,認認真真地活著,讓每壹個日子都看見歡喜。許多事情的答案都不是只有壹個,即使壹切都在變,康泰領隊唯壹不變的就是我們依舊在前行。那些藏在過去,埋葬的碎夢,在時間流過的瞬間,早已相隔千裏,在歲月搖曳的長河裏,註定有明媚的憂傷,也會有憂傷的明媚!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3:44 稀奇古怪

2014年09月24日

生活片段還不時浮現在我的面前

 這時從船上的廣播裏傳來一段熟悉的旋律:艾蒂·肖的“比基尼序曲”(西印度群島的一種土風舞曲)。驀地,一樁奇妙的景象出現了。 
  那個婦人,沒有意識到身後有人,開始搖擺扭動身體,她打著響指,扭著臀部,她踏了個輕盈優雅的艾蒂步子:向後、跳步、滑步。 
  到餐廳門前時,她停住了。恢復了原來的端莊,一臉嚴肅地走了過去Maid。 
  她又變成了那個縮肩弓腰的老婦人。 
  直到今天,這個栩栩如生的生活片段還不時浮現在我的面前。現在我又想起它——在我生日來臨之時——我又老了一歲,這把年紀,誰都不會相信我還可以跳狐步舞。 
  年輕人認為像我這般年紀的人已經遠離了音樂、浪漫、舞蹈,甚至夢幻。 
  他們只看到歲月帶給我們的刻痕:滿臉皺紋、腰身臃腫、頭髮花白。 
  他們不知道每個人都有豐富的內心世界。 
  習慣和規範約束著我們的行為和表現,company incorporation我們是睿智的長者,端莊的老婦…… 
  我們無從去表達另外的自我,或展示生命中其他部分。 
  比如像我,沒有人會看出我仍是那個小女孩,那個在波士頓美麗的鄉村長大的瘦小女孩。 
  說真的,我仍以為我還是那個溫馨快樂的家庭4個孩子中的老麼,有著美麗漂亮的母親,幽默達觀的父親。儘管雙親現在已經逝去,四姊妹也只剩下3個了,但這都無所謂。 
  我仍是那個瘦弱虛榮的丫頭,出則乘車,入則攜女伴喧嘩笑鬧ip phone——儘管父親在經濟大蕭條時期窮困潦倒,我也是只靠微薄的工資拮据度日。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1:20 炊煙嫋嫋

2014年09月23日

姑娘,誰賜你安生

  我很抱歉,沒有來得及學會去愛別人,也沒好好愛自己周向榮醫生
  我辜負了很多人,他們對我好,叮囑我按時吃飯,早點睡覺,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可是我壹句也沒有聽見去。我總是好了傷疤忘了疼。總是在犯病的時候才會想起這些關心的話語。
  最近睡眠總是太淺,整夜整夜的做夢,斷斷續續,毫無章法。以至於整天渾渾噩噩的過著,毫無激情,毫無動力。
  無聊的時候就發瘋,跟朋友玩鬧,然後大笑。俗稱:2 B青年歡樂多。心事過重又無處釋懷的時候有開始抽煙,寫文或者安靜的聽音樂。大有文藝女青年的範兒,只是多了壹股腐女之氣。
  我盡量讓自己過得沒心沒肺。我大肆宣揚自己是如何涼情涼心,誇張地敘述著沒有心的姑娘活得是如何逍遙快活,也不會所謂的為情所傷。只是愛我的人不知道,我也有深深的愛過的少年,我的驕傲是有多麽卑微。
  我像壹個驕傲的女王,孤獨的生活在無人的城堡。我有我的心事,我有我的故事,我想講給別人聽,可是沒有人。當有外來使者來到城裏,見我壹人便前來問詢的時候,我又偏偏不想開口。似乎像是在捍衛自己的驕傲,不容別人觸碰。
  我是矛盾的,我用少年的姿態活出青年的生活。我不得不承認我已經脫離年少很久,我像個看遍千山的老者,與自己無關的事淡然處之。
  但我卻像年少時壹樣任性,我似乎又不太願意安寧,總喜歡折騰自己,覺得不夠還去折騰別人。愛我的人包容我的壞脾氣我很珍惜,我也會害怕有壹天他們不再遷就,選擇把我從他們的生活裏抹去。可是我阻止不了自己混亂不堪的思維,我像施了魔咒,始終不得安寧。周向榮醫生


  我遇到過壹些人,他們說愛我,說要壹輩子跟我在壹起。我總是找出各種理由抨擊他們,他們也很無奈,卻沒有放棄。只是有時我會覺得愧疚,我再也無心去全心全意對另壹個人,所以我總是刻意的拉開距離。不懂我的人說我薄情,心思敏捷的人說我只是缺乏安全感。只是誰也不知道我也愛過,再也不能不遺余力的去愛別人,或許是害怕,或許是不願意。我自己都不清楚,又有誰知道呢?。
  我現在在雲南漂泊,被紫外線照得黢黑,除了有點擔心皮膚遭受不住這等摧殘以外,依舊過得悠然自得。
  我不知道下次會流浪到哪裏,可是我卻清楚自己要去那裏找他,那個酒吧,他與吉他。不為其他,只為年少時自己說過的壹句話,只為圓了年少深愛他時曾許下的那個願望。
  也許有壹天,我會變成人們口中安分守己的好姑娘,過著平淡安穩的日子,有著壹個愛人,知己兩三,父母安心,自己安生。
  也許那時我想起現在的自己會心壹笑便過去了。也或許我會和朋友吹吹牛皮,說起我如今的孤勇。
  也許那時的自己已然懂得生活、懂得了好好愛壹個人。也或許那時我依舊孑然壹身,看著身邊的朋友幸福。
  只是,現如今,我還是壹如既往,有著無處安放的執著和動蕩不安的青春。我眼睜睜的看著它們咨意瘋長,可我能奈它何周向榮醫生?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5:50 值得艷羨

2014年09月17日

因為懂得,所以珍惜

 生命的河流裏,因為有緣,我們總是在遇見;因為有愛,我們總會心動,每次相逢無論緣分如何短暫,都是累積的前緣,一直相信,人世間有一種相遇不是在路上,而是在心上,我用時光之筆,將最美的遇見寫在心間;我用歲月做箋,將初遇的芬芳一路珍藏。因為懂得,所以寬容,因為相知,所以珍惜,愛情實用辦公室傢俬因為珍惜而美好;親情因為相依而溫暖;友情因為珍惜而長久。微笑著一份溫暖;感動著一份遇見,這一程山水,終是因為懂得而縈繞滿懷馨香。
  
  深深懂得,人生有很多美麗,只是我們不斷的錯過;歲月有很多沉香,只是我們不懂收藏。風起的時候,便會有暗香盈袖;雨落的時候便會有真情溢出;寒冷的日子總會有陽光溫暖;有愛的地方,就會有花香縈繞。生活,無需複雜,只要簡單就夠了;人生,無需繁華,只需平淡就夠了,人生,山一程,水一程,沒有誰能挽留住,暮春的落花;也沒有誰會懂得,一抹斜陽,會為誰流連,珍惜緣分,懂得隨雲芝癌症遇而安。用微笑的韻律伴隨每一個春夏秋冬;用淡然的情懷走過每一個月缺月圓,落紅盡處,不求絢爛至極的繁華,但求一份恬淡清寧,心中的風景,才是人生不改的山水。
  
  深深的懂得,不是所有的相遇都會相知;不是所有的相知,都能在記憶的窗口留下永恆。所有生命中的疏離,有一天都會淹沒在流年的山高水長,留下或深或淺的痕跡;所有的過往,都會在時光的打磨下,漸行漸遠。人生,因緣而聚;因情而暖;因為經歷,所以懂得;因為懂得,所以珍惜,所有的經歷,都是歲月的一種恩賜,那些邂逅和心動的時刻;那些在生命中燦爛過的笑容;那些伸手就能握住的暖意,終是芬芳了過往的那一抹嫣紅。
  
  若可,讓愛溢出,淌成溫暖,在流年裏許一場春暖花開。帶著陽光和雨露的清新,與花香相擁,與時光對飲,以風的灑脫笑看過往;以蓮的恬淡隨遇而安,在春花秋落間,期許歲月靜好,走過流年的山高水長,願嘗盡塵世煙火的我們,仍能用一顆無塵的心,守望生命如初的美麗。
  
  因為懂得,歲月的書箋上沉澱著馨香;生命的泉水蕩滌著心靈,時光的花香彌漫著曾經。感謝相遇,讓時光多了一份感動;感謝相知,讓生活多了溫暖和明媚;感謝經歷,讓流人民幣 港幣年多了一份生動;感謝生命,讓我在紅塵歲月中修籬種菊,種下我所有的悲喜。這一程山水,終是因為懂得而散發出清清淺淺動人的暖。
  
  請相信,走過流年的山高水長,總有一處風景,會因為我們而美麗;總有一個笑臉,是為我們而綻放;總有一份遇見,唯美了整個曾經;總會有一個人知你冷暖,懂你悲歡;所有相遇的千回百轉,為的是來到世上,遇到那個懂你的人;所有的過往,都值得我們珍惜;所有的經歷,都是一種懂得,懂得,是生命中最美的緣清晰微笑激光矯視中心。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8:52

2014年09月16日

感謝身邊支持我的每一個人

如果只是忽然……

忽然心情異常低落,依然思緒萬千。面對心底的理想,看看目前的現狀都總覺得遙遙無期。時間快的讓我不知道拿什麼來形容,每天努力的工作和認真做好每一件事情時我不知道這是碌碌無為還是所謂的奮鬥。4gpocketwifi

忽然我迷茫了,我像一隻趴在玻璃上的蒼蠅,眼前一片光明,可卻找不到出口的方向,但對於未來我始終嚮往著美好。

歲月一直在融化著青春年華,那些再見了的透明質酸青春讓我堅強了許多。我不知道還要年輕多久,仿佛前方就是懸崖,無形的一種力量一直將我推向前方懸崖的方向,此刻我不能拐彎,更不能回頭,只有邁著沉重的步伐緩緩前行。

夜晚這座繁華的都市總是籠罩著絢麗的色彩,燈光下環繞著每一個人的理想,每一個人的期望和等待……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滌蕩在萬般思緒裡。
offshore company hong kong
幾年前的同窗好友,現已漸漸遠去,忽然我懂得了距離,一種無聲的距離,我依然懷念那些同窗的光陰,那時我們肆無忌憚的瘋狂,去追逐著屬於自己的理想,我們幻想未來,對於一切都是樂觀主義。

忽然間,我悲觀至極,痛恨命運的安排,這一切似乎命運多舛,即使有信心,鬥志卻抑止,對於太多的事情,心有餘而力不足。此刻,我一遍遍聽著那首淡然清脆的吉他聲,每一品的音階在指間飛舞,浸透著靈魂,仿佛失落在心間蕩漾,然而深深陷入哀愁的泥淖。

我喜歡一天中的早晨,雖然在匆忙的人群中等著擁擠的公車,可一天的理想總能促使我邁著堅強的步伐前進,我不敢逗留,因為我怕心底的理想遙不可觀,我更堅信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依然……

我感謝那些曾經幫助過我的每一個人,感謝身邊支持我的每一個人,我定當接近全力的向前奔跑,永不逗留……

如果只是忽然……

僅此而已!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7:39 Comments(0) 寂寞中呼喚

2014年09月11日

妳若走,我必不會回頭相留

殘夜夢斷,世界突然變得冷清,我卻害怕了。忘了該做什麽,也許該有著悲傷的情緒,我所有的偽裝,潰不成軍。

喜歡黑夜,因為它懂我所有的情緒,幸福的抑或悲傷的,同珍王賜豪不用言明,自會懂得。

有時候,會忘了快樂的表情應該怎麽偽裝,歡快的言語應該從哪壹句說起。我的感情支撐點在哪裏?雖然曾經有過悲傷,至少感情有依靠,不像現在,壹副空殼。

我遇見誰,會有怎樣的對白,我等的人,會在多遠的未來,從來沒有人想要真心給過我快樂,我自也不強求,愛情是奢侈品,不是想要,就能夠擁有。

或許,幼年時代的感情最純粹,他省下所有能省的錢,王賜豪醫生只為了給妳買壹份合意的禮物;他偷偷跟在妳的後面,只為了妳回眸時驚訝的微笑;他央求老師和妳分在壹個組,只為了能夠每天早上在妳面前背書;他會和別人調離位置,只為了離妳更近壹點;他會露出牙齒開心的笑,只為了分享妳的高興;他會有緊蹙的眉眼,只為了分享妳的難過。而妳,初涉世事,便不懂珍惜,只留下遺憾,後來的後來,成了追憶。

我曾經失去過很多,也錯過很多,卻也不曾後悔,因為我始終心存希冀,未來總有壹個人,配得上妳所有的失去和錯過,會彌補妳所有的缺憾。

我只想世界靜壹靜,我會等待,在我的世界裏,壹抹花開,壹卷書氣,自得其樂,有文字相伴,我亦滿足。

若有友人分享,何樂而不為?顧城說過:日子如何,都在心情。康泰領隊在我眼中他是壹個孩子,我喜歡他的詩,壹個童話詩人。

我喜歡過的人啊,有張傑,喜歡了六年,有夏七夕,喜歡了三年,有暗戀的人,喜歡了三年,有卡夫卡,喜歡了兩年。

還有那些轉瞬即逝的人,我不曾真正喜歡過。

我寫這些文字,我始終相信有壹天,會有壹個人把它仔仔細細地讀完,他懂我所有的感情。

走過年少懵懂,更加渴望壹份心靈的懂得,鬼剃頭不需要太多的言語,壹個眼神,便已足夠。

現在,我不用在意會有多少的擁躉者,而是幾個懂我文字接受我文字的人。

太多華麗的外在,會使人迷失自己,束縛心靈。我追求樸實無華。

最後,我只想說,不管友情還是愛情,若妳來,我便坦誠相待,妳若走,我必不會回頭相留。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1:51 依然是那麼美

2014年09月10日

用悲傷鎖住自己

我們把最需要的可用於打開鎖心的鎖置於高樓,將鑰匙放進褲兜,生活不僅僅是征服寒意後溫暖的笑聲,還有綿綿無盡的思考。我爬越高山,越過山河,看見鳥兒與魚兒在嘻嘻交著朋友,我輕踏浪底,泰國自由行手觸雲朵,呼吸著自然間最新鮮的空氣,我隨我自己,丟掉了地圖告別了方向,到達了險峰,直至找著了沙漠之門。

險峰裡的沙漠是寂靜的,它沒有一點生息,這裡是一處高的荒原。誰都不會刻意得來到這裡,只有風每次的到來總是帶著善意,而且第一次來,她就為他帶來了雨露,雨露隨風起舞,悄然而至,雨露如此得關懷著這片沙漠,她和著風從天而降。沙漠起初是高興的,它昂著頭顱迎接雨的洗禮。

可是不久雨露就停下了,因為如此乾旱的地方,雨露註定不可以停留,她隨著風離開了,用依依不捨的眼神看著沙漠,直至最終消失在雲裡。沙漠對視了險峰許久,埋怨它擋住了風的去處,可是險峰不說話,Diamond水機因為它知道,無論怎樣的辯解,這裡都將永遠是一片沙子,隨著時間的推移,或者一切都會消逝。

風第二次來的時候帶來了新的朋友,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泥土。風使足了勁頭,才最終將這些新的朋友帶到了沙漠中,沙子對泥土的到來表示了極大的興趣,他們歡欣雀舞,用乾涸的喉嚨唱著沙漠之歌。沙漠起初是高興的,因為泥土帶來了新的語言,新的生機。

可是少量的新鮮血液最終只能掩蓋在了無邊的沙粒中,或許沙子們還沒有接受新事物的習慣;或許他們已經對風二次帶來的禮物慢慢失去了興致;或許沙子門累了,又開始靜靜躺下,享受著暖意做成的棉被覆在身上的溫暖。險峰仍然不說話,他似乎知道自己每一天都變得不不正常,每一天都會變得高大,直至最後,一定會徹底將沙漠與外界隔閡。

風最後一次來是在一個陽光西下的下午,這一次他帶來了美麗的消息,“雨露結婚了”。

風是從險峰的縫隙間找著了尋找沙漠的路,其實已經早沒有了沙漠之門。

沙漠也真正的鎖住了自己,再也不需要將能打開鎖芯的鎖置於高樓或是放進褲兜,用希望鎖住自己,再用夢想打開,用難題鎖住自己,用答案打開,用悲傷鎖住自己,用快樂打開。

而我們都在尋找一個叫做雨露的姑娘,來打開所有的鎖文具

於是我準備留下,照顧這片沙漠,這一片荒蕪,不允許再有一絲的消息進來,讓它自由快樂得保持本色,愛和守護它。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6:50 寂寞中呼喚

2014年09月05日

一身風霜,一臉疲倦

青澀的記憶畢竟是純真而美好的,一段溫婉的情節不是說放下就能毅然決然放下的。1987年11月,我去遼寧興城參加一個年會,我電話告訴他,如果方便,越南旅行能否來興城一聚?他“哦——”了一聲,便是長長的沉默。我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唐突,難道世間真有一種相見不如懷想的感情?可我是懷著無論如何要見上一面的願望的,我的旅行包裏還有見證我們友情的《草上飛》、《不死的王孝和》。可是,他的沉默似乎又在告訴我時間可以消磨一切的殘酷。“如果不方便,我過來吧?”電話那頭傳來一陣飲泣:“我過來。我過來。”
11月5日,同珍王賜豪是遼寧放暖氣的日子。他來了,一身風霜,一臉疲倦,憂鬱的眼神中彌漫著無法遮掩的困頓。他說,他有過婚姻,卻沒有家庭,結婚不到一年夫人死於一場車禍,生活的磨難似乎消耗掉了他所有的激情,但當話題轉到他的語文教學、他的學生,他的激情四射讓你無法回避他正在燃燒的生命。
他說課堂就是他生命的城池,學生就是他的世界。我一直以為深藏於他生命中的憂傷和悵然,會讓他遠離灑脫、淡然、淡泊,甚至漠視人間的溫情,但它如數家珍的教學過往以及那份怡然自得的陶醉,我又不得不敬重他的豁達、他的明察生活真諦的能力。
我說,徐兄,我服你了。他淡然一笑,笑得冷峻而又有些慘然:“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過日子罷了,梅花三弄古今愁,叢菊兩開他日淚,心燈不滅,眼前總有亮光。”他接過我遞過去的《不死的王孝和》,手摩挲著封面,兩滴眼淚灑落在他的手背:“世界上,總有些東西是不死的。”像是憑欄獨語,又像是內心告白。
去年,夫人到大連學習,我殿后而行,火車經過大石橋時已是淩晨4時,我撥通了徐的電話。康泰領隊如果不是火車上報站的聲音,他是不相信我到了大石橋的。“你從天上來啊?”我仿佛覺得他似從被窩裏突然彈坐起來了,他的這分激動讓我兩眼有些潮濕。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1:32 Comments(0) 食物檔案

2014年09月03日

壹花便是整個世界

  心若無物,壹草、壹樹、壹葉、壹花便是整個世界。
  ——題記Gemstone jewelry
  蒼涼、孤寂、靜靜升冉的炊煙在空中搖墜,不遠處,枯樹早已繁華盡落,彎腰垂釣那流水經年的小河。也許,那只辛勞的大雁,也體會到了倦意,收攏疲倦的翅膀安穩回窩。
  過往的歲月,我們乘壹葉扁舟,從生命的源頭起航,漸漸得懂得,宿命是不可更改的結局,在人生的長河中,我們不斷的索取,又不斷的失去,人生並沒有想象中的美好,也沒有想象的那麽糟糕,但錯失的風景已不再,即使苦難也要前行。
  倘若楊柳依舊青青,是不是撫去歲月的年輪,仍然難以尋覓過往的芳蹤。往事如夢壹幻,煙雲過往,我們擱淺了流年,逝了童真,而今能否覓得壹避風的中二數學港灣,只願微雨秋涼,歲月安好。
  如果說,假如是壹種不確定的緣,牛郎織女的淒美,如墜夢中,原來都是虛幻,佛曰:壹切皆為虛幻,當作如是觀。人處於世,世事隨緣,安之若素,心若無物,壹花壹世界。
  也許,燈火闌珊處的伊人早已不在,而我們卻依舊癡癡地等,豈料,壹等,雨水早已浸濕了褲卷;壹等,昨日不再、往事成空;壹等,人生將咫尺暮年。原來,風月早已不再是昨日的風月,而我們卻不停的想,不斷的念,奈何洗去歲月的鉛華,拂拭那把沈浮蒼蒼的古琵琶,卻奏出不壹樣的千年。
  往事壹幕幕劃過,如那炊煙,又如那流水,淡淡地升騰、悠悠地劃過歲月的彼岸。壹霎時,我們又壹個人在路上,我們又在黑夜中行走,我們並不為此悲傷,我們只是在企盼下壹個天明。
  如此,願我們用細膩的心靈發現愛,用愛聆聽世間紛雜,用愛消心中塊壘,用愛邂逅每壹個天明。願,我們用溫暖的愛去細心傾聽,也許,世界並不缺天籟。
  坎坷人生,波瀾不驚。瀟瀟慕雨,終將停歇。綠柳暗三春,百戲弄紅塵,壹花壹世界,當作如是觀。yulong da8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1:35 炊煙嫋嫋

2014年08月26日

世上最淒美的詩行

日子,在細細娓婉的指尖滑落,每日與文字為舞,用墨香薰染著想你的時光,每一絲,每一縷,都透著妖嬈,愜意,與玲瓏。那些遺落的念,刻骨的念在時光深處靜暗如斯,曼谷自由行淺寂清幽。

如若可以,我願為樹,站成永恆的思念;如若可以,我願為花,開滿時光的扉頁,翻閱一案詩香,撩開滄桑的剪影,看歲月楚楚,品流年寂寂,誰在細數,一抹念,時光深處,正濃;誰在輕吟,一首詩,天涯水岸,回蕩。你,終是我最刻骨的溫柔與等待流動寬頻儲值卡

曾經,有一抹念,在春天裏發芽,在夏天裏花開,在秋天裏豐盈,在冬天裏幻化成一場美麗的扉靡,深深地掩埋在牆角蒼綠的斑駁裏,在等待下一個春天的到來。時光深處,靜守流年;歲月流轉,記憶不老。念,在四季輪回裏獨雅芳華。那些刻骨銘心的往事,於微涼處,又一次躍上指尖,綻放出朵朵思念,帶著暗香的花葉,在歲月深處,輕舞著娓婉的詩行,演繹著醉心的憂傷。

如果人生都只如初見,那麼那些心心念念,悲春傷秋抗皺眼霜,惆悵落寞的文字將如何安放,這一生用思念來來裝點夢境,用緬懷來填補寂寥,用文字來抒寫情懷,有一場煙火般絢爛的相遇,雖不夠長久,能留一脈馨香,也是一種快樂,一種美好吧!

八月,晨暮微涼,採集最後一抹微溫,收在時光深處,與夏末作別,與初秋淺歡,與天涯對望。你我終是佛經裏說的那朵彼岸花,我是花,你是葉,開花千年,花落千年,花葉永不見。如今,見與不見已不重要,只要心相依,情相守,互相念,兩不忘,足矣!輕推窗櫺,望歲月悠悠,風卷起心事幾重,念,穿過回廊,依舊繾綣在時光深處,從未走遠,成人益生菌染了流年,靜了等待,濃了心懷,若水三千,唯你是念,就是幸福。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2:28 water cool towel

2014年08月26日

河流被高高的堤壩規約著

機會來了,夏天,我來到呼倫貝爾大草原,終於見到了流淌在草原上的河流。那裏的主要河流有伊敏河、海拉爾河,還有額爾古納河等。更多的是分佈在草原各處名 不見經傳的支流。如同人體上的毛細血管,草原鋪展到哪里,哪里就有流淌不息的支流。水的源頭有的來自大興安嶺溶化的冰miki yeung雪,有的是上天賜予的雨水,還有的是 地底湧出來的清泉。與南方的河流相比,草原上的河流有一個突出的特點,那就是自由。左手一指是河流,右手一指是河流,它隨心所欲,我行我素,想流到哪里都 可以。我看見一條河流,河面閃著鱗片樣的光點,正淙淙地從眼前流過。我剛要和它打一個招呼,說一聲再見,它有些調皮似的,繞一個彎子,又調頭回來了。它仿 佛眨著眼睛對我說:朋友,我沒有走,我在這兒呢!
    在河流臂彎環繞的地方,是一片片綠洲。由於河水的cooling towel滋潤,明水的襯托,綠洲上的草長得更茂盛,綠得更深沉。有羊群涉過水流,到洲子上吃草去了。白色的羊群對綠洲有所點化似的,使綠洲好像頓時變成了一幅生動的油畫。
    而 南方的河流被高高的堤壩規約著,只能在固定的河道裏流淌。洪水襲來,它一旦潰堤,就會造成災難。草原是不怕的,草原隨時敞開遼闊的胸懷,不管有多少水,它 都可以接納。水大的時候,頂多把草原淹沒就是了。但水一退下去,草原很快就會恢復它綠的本色。綠色的草原上除了會增加一些水流,還會留下一些湖泊和眾多的 水泡子。從高處往下看,那些湖泊和水泡子宛如water cool towel散落在草原上的顆顆明珠。
    在一處坐落著被稱為亞洲第一敖包的草原上,我見幾個牧民坐在河邊 的草坡上喝酒,走過去和他們攀談了幾句。通過攀談得知,他們四個是一家人,父親和兒子,婆婆和兒媳。在羊圈裏剪羊毛告一段落,他們就帶上羊肉和酒,坐在松 軟的草地上喝酒。他們沒有帶酒杯,就那麼人嘴對著瓶嘴喝。他們四個都會喝,父親喝一口,把酒瓶遞給兒子;婆婆喝一口,把酒瓶遞給兒媳。他們邀我也喝一點, 我說謝謝,我們一會兒到蒙古包裏去喝。我問他們河水深不深,能不能下水游泳?小夥子答話,說水不上環保險箱(sheung wan safebox)深,天熱時可以到河裏遊一遊。正說著,我看見三匹馬從對岸 走來,輕車熟路般地下到河裏。河水只沒過了它們的膝蓋,連肚皮都沒濕到。馬兒下到河裏並不是都喝水,有的在河裏走來走去,像是把河水當成了鏡子,在對著 “鏡子”把自己的面容照一照。我又問他們,河裏有沒有魚?小夥子說:魚當然有,河裏有鯽魚、鯰魚、鯉子,還有當地特有的老頭兒魚。老頭兒魚最好吃。那麼, 月光下的河流是什麼樣子呢?小夥子笑了,說月亮一出來,滿河都是月亮,可以在漂滿月亮的河邊唱長調。
    又來到一條小河邊,我看見河兩邊的 濕地上開著一簇簇白色的花朵。草原上的野花自然很多,數不勝數。紅色的是薩日朗,紫色的是野苜蓿,明黃的是野罌粟,藍色的是勿忘我。這種白色的花朵是什麼 花呢?我正要趨近觀察一番,不對呀,花朵怎麼會飛呢?再一看,原來不是花朵,是聚集在一起的蝴蝶。蝴蝶是乳白色,翅膀上長著黑色的條紋,一片蝴蝶至少有上 百只。蝴蝶們就那麼吸附一樣趴在地上,個別蝴蝶飛走了,很快又有後來者加入進去。這麼多蝴蝶聚在一起幹什麼呢?同行的朋友們紛紛做出猜測,有人說蝴蝶在開 會,有人說蝴蝶在談戀愛,還有人說蝴蝶在產卵。蝴蝶們不說話,它們旁若無人似的,該幹什麼還幹什麼。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1:37 Comments(0) water cool towelDr Max教材

2014年08月21日

你還有什麼理由頹廢呢?

草海湖畔農家的小小菜畦,在湖水的滋養下綠意盎然,春來 了,菜花間的蜜蜂就忙得不亦樂乎,為這沉靜的草海帶來幾分熱鬧。置身其間,不免有一種“種豆南山下”的愜意。而與這熱鬧地帶不同的是另一邊的綠化帶,威寧 人稱它為“小樹林”,這些樹很纖細,卻能為人們帶來足夠的涼意,這裏相依而坐的,多數是柔情蜜意的小情侶,而夾岸的柳,在微風中飄飛,似華爾滋優美的舞蹈,似乎是多情的人兒,為迎接他心愛的人兒準備的舞會,使這湖上小樹林增添了幾分浪漫情調向日葵纖體美容好唔好
來草海若不坐船,那應該是一種遺憾。天氣好的日子,傍晚時分的草海上,充滿詩情畫意。蕩一葉小舟,三五成群,不吵不鬧,輕聲細語,與這未被玷污的大 自然融為一體,是多麼的暢快。在青草間,偶爾會看到出雙入對的赤麻鴨,不覺想起蘇軾的“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的詩句。一些歸巢的水鳥,旁若無人的呼朋引伴,小船上的我們,似乎也成了它們中的一員,此時,多想與它們嬉戲於這水草間,揭下生活的面具,忘記工作、學習帶來的勞累,做它們最真誠、最純潔、沒有貪欲的朋友。
眾山環抱的這一片海,在夕陽的映襯下多了幾分靜謐,不是馬致遠的“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而是吳均的“鳶飛戾天者,望峰息心,經綸世務者,窺穀忘反。”。雖然這裏沒有穀,然而,那湖上一簇一簇的水草,都在努力的向上生長著,看到這一切,生活中的你還有什麼理由頹廢呢?
可不是麼,這青翠欲滴的水草、這沙沙響著的樹葉、這肆無忌憚的水鳥、偶爾探出頭的魚兒,形成了一幅有聲有色的圖畫,無不讓人繾綣。在這淡墨淺韻的草 海湖畔,曾有多少深情的人兒,逢著他們那丁香一樣的姑娘,曾有多少海枯石爛的浪漫誓言在這裏定格。他們的情也似這綿綿潺潺靜靜流淌的湖水,經歷風雨永不枯 竭。那青澀的似水年華,成了定格在湖邊,人們心中溫柔的夢靨向日葵纖體美容好唔好
若在秋天,你可以順流而 下,直到江家灣碼頭,去感受長橋、棧道、花海垛田帶來的視覺衝擊,倚一欄杆,體驗“秋水共長天一色”的詩韻,多彩的觀海長橋,似那天上的虹,遊客也成了那 謫仙,行走於雲端。那柳葉馬鞭草,讓未能去薰衣草之國的人們解了眼饞,曾幾何時,我懷著浪漫情愫,把它想像成了最愛的薰衣草,獨自沉醉在自己的青春夢想裏,希望和自己最喜愛的男子漫步於此,訴說那不朽的地老與天荒。
是呵!走在花海間的棧道上,每一位女孩都是公主,每一位男子都成了王子,屬於每個人的浪漫故事,在這裏一幕一幕演繹著。不信你看,那棧道中的小亭裏,不是有一對相依而立的老人麼?這,才是真正恒久的愛情神話,他們與這天、這海、這夕陽、這花與草定格,成了神話裏的伴侶。此情此景,“威寧草海寬又寬,四面八方都是山,郎是青山不會老,沒事海水不會幹……”的纏綿歌聲不覺縈繞耳畔向日葵纖體美容好唔好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2:59 Comments(0) 還喋喋不休

2014年08月13日

妳可知,壹直在找妳

  很久很久沒有寫過文章了,今天整理了下空間,換了首歌,發現........
  
  斷斷續續的敲擊聲,斷斷續續的點擊聲,還有耳麥裏傳來悠揚而悲傷的鋼琴聲,雜亂的匯聚,雜亂的鉆進混亂的思緒中;,完全的安靜下來,想著現在雜亂的生活,想著未來朦朧的夢想抗皺
  
  雜亂的翻看著自己空間的日誌,內容已經不重要了,那份記憶中的殤點,每壹觸及,心就會流下壹滴血!回憶已成過往,過往已然不可奢望。唯有那份心逝,唯有那種感嘆,唯有那場暴雨般的咆哮,唯有,妳無聲、無言的離去,唯有,我無可代替的沈默!歲月如梭,我們都在長大,慢慢的,我不再沈默了,沖破了那道痛楚所組成的淚墻,結果,卻發現,面前卻是殤魂海!粼粼的水光,晃動著眼前的壹切,眼中,薄霧hifu 美容價錢緣起!
  
  轉眼,我已經蹣跚的走過了許多年,跌倒過、無助過、徘徊過、就是沒有停留過,堅守自己的那份執著,回首,淚如雨下!許多年,許多年,不斷的有人離開或走進我的生活,看見的、看不見的、記住的、遺忘的,都成為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壹部分,唯有這份妳我都不曾留意的點滴,成就了生命中那最美麗的畫面!
  
  漸漸地,想要去找那麽壹個人,那麽壹個輪回中,或許,已在眼前,或許,窮盡壹生,也消逝天涯;時常憧景壹個未來:殘陽中,垂柳下,兩個孤單的身影,大手牽著小手!妳可知,壹直在找妳!“妳若安好,便是晴天旅行!”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3:00 宏亮的聲音

2014年08月08日

一寸一寸的焚燒

有人說:“寂寞的人會生病,寂寞的人會寫字。”
可我不會寫字,也很難生病,卻常常感到寂寞。不能一個人,獨處就會流淚,也不知道是為誰,就好似一個小小身體裏住著兩個靈魂,一個強大,一個羸弱,它們常常隱匿得很好,世界喧騰著澳門旅遊,它們彼此調和,以致我能夠遊刃有餘地處世。世界寂靜了下來。
於是強大的靈魂便以蔑視的姿態睥睨著另一個靈魂,而漸漸滋生了恐懼,不安,憤恨等情緒,最後這些陰暗的情緒火球變為一體,合成一條浩蕩無比地黑炎長煉,兵分三路,一寸一寸的焚燒,一厘一厘地禁錮,一寸一寸地吞噬。於是我開始流淚,日復一日地流淚,不厭其煩地流淚。
矯情地學著書裏的女孩,單只形影,屈著腿,用手臂牢牢圈住,把臉深深地埋進雙膝,又不敢睜著眼,只好緊閉著,可絕望孤冷卻還是無邊地蔓延開來。沒有他們說的溫暖,是更加的惶恐與無助。
可是,真的。
我從不曾好好地留過一場淚。
有很多好朋友啊,生日會收到滿滿一抽屜的禮物,生病了會有人的關懷備至,我們也瘋也鬧也膩在一起說一輩子。可是,那個我積極昂揚,是他們口中像太陽般熾熱美好的女孩淡斑精華,而不是這樣。
不是這樣。
孤獨,陰暗,絕望,冷漠。
不是這樣。
不是這樣的女生。
我嚮往光與溫暖,可我生性陰暗,所以我早早地學會了表演,微妙地把自己變成了,哦,不,應該說是把自己演成了優秀明媚的樣子。
那不數學補習邊個好
是我。
所以我開始厭倦,排斥,躲閃。可是卻無濟於事,因為環境在最初最初的時候認可了那個明媚溫暖的孩子,而現在那個備受寵愛的孩子卻不知足地反過來說要改變,於是環境覺得應該要懲罰,說了NO。,所以那個孩子便愈來愈痛苦。
痛苦地流淚,痛苦地笑,痛苦地生活。卻依舊披著一塊令人垂涎的華麗外衣,別人總說,很幸福吧?也總是回答當然,可真正幸福與否,也只有那個陰冷的孩子知道了吧。
那些手背上的潮濕。
那些曾經愛過的人。
那些失卻溫度的擁抱。
那些離散的歲月英國特價機票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1:29 食物檔案

2014年08月04日

記住幸福

  花過也,正淚落,卻是從不相識。
  才始送冬去,又送心人去;欲問心人去那邊,任由不得我留不留。
  喜歡清照,就選擇了與梧桐共相愛;喜歡三毛,就選擇了在熱帶沙漠中聆聽駱駝的悲泣;喜歡風中的妳,就選擇了心不悲涼。
  嘹亮的雞鳴聲嚎嚎打破晨曉。空曠的漆黑,帶有余溫的手機被緊緊捏在手裏。寫著自己的堅持,流露出無奈。何以見得,此般寂靜能抵擋心落的莫名?
  拐角處,多事文人墨客的轉角美,卻是我錯落的時光。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妳我莫相忘。時光總這樣,帶走許多時光,於是,我總呆在這段時光裏去懷念另壹段時光。有妳牽掛的人兒和牽掛妳的人;有妳痛心的感慨和感慨的美好;不敢醉倒,醉著醉著就淡了。
  遠處,公交車緩緩駛過來。是我上錯了車還是妳下錯了站?從未上錯過車的我,也未下錯過站。而那時,是我提前走了的背影。不願讓人送,也不願送人。過份的孤單,怎忍懷讓別人代替我淚落?給我壹個天塌下來的地方,那定是沒把妳救走。
  該怎樣鐫寫這段既不浪漫,也不留戀的蒼白。
  相見時難別亦難,相遇時易別亦易。悠長的琴曲悠揚無奈的向谷底飄去。從未漫試過,那個不斷在筆尖揮寫的少年會是妳。笑話壹場,苦堪心裏痛怎低頭站妳右手邊。
  入夜,以牽憂掛筆。那句生人的陌生告別終究未脫出。我,本身就是妳忘打招呼愜意轉身撞到的人。描繪了曲終人散,寫出了每每會心的妳若安好,便壹切可好。
  壹桶泡面、壹瓶靜靜佇立的礦泉水,壹堆厚厚的M1數學復習資料雜亂堆放在課桌。久經未落、獨獨此般落寞能讓我更好的記住,冬末。
  妳問我相信感動還是感覺。答:我相信我願意的人。縱管我有多想念,歲月的蹉跎註定讓我走過,並且是悄悄地。。。
  那晚,徹夜失眠。開遠的春風似乎來的稍微猛烈了些,考場裏靜靜的余音時不時傳來春風和窗子的碰撞聲。握著筆的手,半晌,答題卡壹片空白。
  貌似,我丟掉了什麽……
  人生就是這樣,迫不得已放開,又要滿心江湖。妳不知道,掛完電話後的我,不是狼狽,是更多的揪心。心底說了幾百、幾千、幾萬遍的念起、妳的世界,本不是我應去觸碰的,碰了,便沒了。妳不知道,自己為在妳面前炫耀幸福而苦笑幼稚。當初的當初,妳的壹句“沒事,慢慢來”讓我有多感動,是讓我不管不顧朝向夢的方向的理由。那時,伴隨著枯枝落葉,我心飛揚。
  城陵池下;櫻花落開時節,只是紅顏改。alexander hera wedding
  壹句我不配是最好放手的理由,孤單的夕影,我在看孤單的風景,多了些無奈,少了些舊人時景。妳說,沒有如果。冷卻語凝絕。那晚,開遠上空的夜空繁星滿天,不知,妳那如何?失戀了,壹句“妳若安好,便是晴天”的安慰;那會,我心惆悵,道不出嘴裏是什麽滋味。過眼雲煙的往事,曾應諾妳我會改過壹切任性。在得知妳心早有她人瞬間,對不起,我失信了,用了最幼稚的方法讓妳無奈。於某些人,不是喜歡,是我習慣那樣的方式存在。原來,久經喜歡的感覺、淡淡的,不深;不淺;剛剛好。
  雙腳的疼痛,能使我更好的記住妳。
  “風又飄飄,雨又蕭蕭”的曲碗籬茫。次日,雲南的清晨總這般晚人壹步。春意的惆悵穿枝染綠,壹旁閃爍的手機來電顯示打破了思緒的腦袋,竊喜?興奮?不,都沒有。僅有壹人,心中無限區懷。淚花朦朧著雙眼,用力按住太陽穴,轉身向後。本想以繁榮的美續寫妳,壹陣香韻斜入唇邊,停住了所有,那與妳的辭別,知交心零落。
  “沒考好?”還是那聲音,還是那人。
  “是呀,語文沒及格~~~”我的話音剛落,明顯聽到妳吃驚的口氣。
  “加油!”盡管不好,妳依舊鼓勵。
  “嗯……”
  “妳要交手機了”
  “嗯。”
  “那我掛了。”
  “嗯……”末了,硬咽了
  壹震重重的“嗡嗡”聲傳入耳朵裏,很痛、從瞳孔裏流過的淚順著眼角滴在枕邊。倏然,慢慢松開緊緊捏住被子的拳頭,被角,濕了壹片。
  這簡短了卻的小時代,刮起了窗邊那本舊人筆記,手握壹片泛黃的記憶~
  舊老時光,我不夠勇敢。
  雙腳的疼痛、能使我更好的記住幸福;alexander hera wedding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5:58 還喋喋不休

2014年07月31日

它們前進的那樣慢

每個少年都有追逐心中那道地平線糖尿上眼的經歷。

遠方,這個神秘的字眼總是無時不在吸引著年少的妳我。

韓寒說:“世界是變幻的線,縱橫交錯,以至遲到的人匆匆錯過。”人生就像是壹部跑步機,如果不隨著履帶加快步伐,我們何以為立?

於是我開始和身邊的人賽跑。

即使我不具千裏馬的才能,我也妄圖用雙腳去丈量塵世的A霸數學距離,去“復制”別人的路。我將自己的路規劃的像直角坐標系壹樣清楚,奔跑的步履成壹組平行線,我曾經以為人生就是這些不懈的奔跑。

然而,當我試著和別人壹樣拿起畫筆,我發現分不清紅綠的我,怎能調好畫盤中色彩的斑斕。當我試著和別人壹樣成為小數學家,我發現自己的大腦不善抽象的邏輯思維,又怎能摘得數學的皇冠?

教育學家說,讓北極熊來到鶯飛燕舞的南方,是我們美好的幻想,是它可怕的災難。

天還有壹點蒙蒙亮,像個鋼盔。這世界便如壹個疲倦的小兵似的,在鋼盔底下睡著了,又冷又不舒服。這樣的清晨,我也想停止賽跑。是的,停止賽跑。我覺得疲倦!

“我要壹步壹步往上爬,在最高點乘著葉片向前飛平價酒店……”下著冰冷的雨,聽著周傑倫的“蝸牛”。

雨不知過了多久才停下,我懶的打開窗戶,但實在是想聞聞那清新的雨後的味道,打開斑駁的窗,檐生的爬山虎編織成壹張大網,有許多大小不壹的蝸牛順著碧綠的青苔向上爬,身體前進的是那樣艱難,粘液劃過的距離顯得如此微不足道。

偶爾的跌落,還是依舊踉踉蹌蹌的挪動著身體,它們前進的那樣慢,不像是和誰賽跑,更像是回家那樣悠閑——它們,似乎是順著自己的心走的。

雨過天晴,太陽曬過來了,仿佛輕車熟路來慣了似的,太陽像壹條黃狗攔街躺著,這樣慵懶的美好時光。這樣的時刻裏,我放佛看清了世界上星羅棋布的路——沒有任何壹個人在同壹條路上。

醍醐灌頂般,我懂得:我單薄的雙臂激起的浪花遠比不上巨瀾的壯美,但我沒有任何對手,路是為自己走的。我需要的只是遊到我自己心中的彼岸。

是的,丹麥特價機票屬於我的精彩,屬於我的彼岸。

於是,我決定和自己賽跑。

我在我的明天裏微笑著俯瞰我昨天的來時路——我知道,每天的生命都有所不同。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6:22 Wallpaper Sky

2014年07月22日

我無助的看到它熄滅的痛。

我縱然或許知道會有這樣的荒涼,似乎往常一樣不單純的貪婪的期待他的魄力,事如今甘願面對一無所有的結局,2013.跨年時間裏,我和學妹遊蕩在校內活動現場,有人歌唱有人聽。我依舊覺得自己是最好的觀光者,那雙13歲走廊裏凝望天變雲遊的冷暖雙眸。遊戲,不排斥還是很陌生,從來沒有過如此清醒的頭腦告訴自己,自己喜歡觀光,下定義,去深究或是去操盤,那個事與願違的自己在抗拒的唯一,不喜歡去遊戲家庭用品
自己就像握不住容易的沙漏,偷走的時光也抓不住的流年。學妹拉扯著我一站又一站的走停,我只想停下來,去看完那場遊戲,為之雀躍歡呼,我不在了的自己,他的微笑會感染我,我會跟著微笑,合奏快樂,我習慣如此和絃和不忘自己依然是局外人的場面。追著許願燈奔跑的燈芯們,誰想看破誰的願望,誰又追著誰的願望在奔跑。地上的我看許願燈飛的好高,藏住了燈芯的願望。成行的許願燈,一年的最後光景,為何捨得讓之大膽負擔。
短暫的幾個小時,誰能告訴我他的願望實現了,沒有實現的願望,何以借由2014的生命去生存承擔。如果你的願望實現了,祝福你,你是上帝的寵兒,也祝福你2014幸運如影隨形。我在茫茫人潮中始終沒有找到他的背影,始終沒有出現的他,我們在熟悉的城市走散,卻也沒能夠在陌生的城市遇見。我的幸運裏從來沒有過他的消息,我的心他一直佔據著,我的背囊他一直駐足。一段過去沒有死,是因為我不曾離開不願離開,想念他能夠聽到心跳會回到初見,還記得當初的那份忐忑。林林總總的8年裏,我覺得是欺騙自己了些,一座禁錮的牢,在牢裏望穿8年有餘不整alexander hera pre wedding
一個陌生的男孩拿著一架相機一路拍著前面的路,我好想去到他的鏡頭前說:Happy new year!可我擔心這樣的舉動會嚇到他,所以一直的,直到他走出了我視線。這讓我察覺,不去求證,是自己還想堅持,不願放棄,捨不得戳破美好,誰說不是呢,我大可不必承認,可是又何必哽咽回去。過去不死,將來何以生?
在學妹的熱情下,我去參加了遊戲,得到了一個橘子,還蠻開心的,後來又去參加投籃,事後才發現自己好久沒碰籃球,幾乎到了忘記它的重量,少了的惆悵,我輸了,輸給了時間,也輸給了執著。
耳朵告訴我,歌唱裏的那段文字,仿佛回應著水面上的自己,我守住了那個感覺,忘了那段歌唱。既往不咎的性格橫行,一種重生的量力復活。不要對過去迷戀的事情說抱歉,說了抱歉就會告訴過去,現在的你變了。在多年以後的今夕,我說了抱歉,曾今以為自己會為那個曾今的夢從此堅持一生,也從此守著那個曾今的夢活過一生,可是我無能。8年,如今22歲的自己,在22年裏,卻也不能一抹支碎琉璃alexander hera價錢


2013年的5月,我這樣寫道,謝謝你。我在你身後默默的守望了8年,我自己都不能想像他的根深蒂固,我也沒有懷疑自己的執著,對你的那麼的堅不可摧,甚至是成為自己心導航的信仰。其實信仰是不會改變的,也不會消失,卻如今的信仰不再是你撐起的整片天,他也沒有更換主人,時間、需求、正確、增添了一個主人。我的一生,完整的屬於我自己。22年裏的8年中,你就住在我隔壁,22年後的某一天,那一堵用紙糊的牆,你始終沒有去捅破,走遠了的你。我等待,等待是樂觀的,久了會心虛,對不起,8年風化的印象,8年,你我都變了,8年,我依然不知道你在哪座城市。我一顆漂泊的心,燃盡的光找不到供給,我無助的看到它熄滅的痛。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1:19 Comments(0) 依然是那麼美

2014年07月16日

中國足球想再次進入世界盃

他說:“這是一個年齡問題,以前喜歡看,現在已不看了。幼稚啊,把別人的事當成了自己的事,把別人的事業當成了自己的事業,這是一種什麼精神,這是一種神精病的精神,”他說完自己大笑,“現在的足球早已離了原來的精神,搞錢、賄賂、賭博蔚然成風。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

“皮球可是中國人發明的!高俅相當於現在的C羅。”我說。
朋友大笑:“足球英國人發明的,和中國無關,在全世界,歐洲水準高一些,北歐是力量型的,西歐是技術型的,南歐是結合北西的特點,既有力量又有技術。義大利是一個特例,它是狡猾型的,只要踢進一個球,立馬改成‘901’陣行。9個後衛,0個中鋒,一個前鋒在別人的球門邊遊蕩cellmax 團購。”
我聽朋友分析後大笑,我又問:“中國皮球何時能進世界盃?”
朋友聽我這樣問,來了精神,說:“中國足球想再次進入世界盃,只有一個辦法。第一是賄賂國際足聯官員,讓南極洲增加一個出線的名額,中國足球隊劃入南極洲;第二是讓中國足球隊和南極企鵝爭奪出線權;第三,客場設在南極,但要中國足球隊保證在客場和企鵝打平,主場設在中國海南島,中國足球隊就有了必勝的把握。這樣中國足球就有可能出線了。”
我捧腹大笑,差點沒有笑出病來。
我揩掉大笑後的眼淚,對皮友說:“我以前一直不理解什麼是皮球文化,這大約就是吧。你無疑是當中的一位文化製造者。”
朋友大笑,說:“哈哈,早已不看了,一代一代人的成長,給了它存在的空間,它只是一個虛幻的快樂,並不真實,也不實際。清醒越晚的人,在其中享受的快樂就多一些,但只要不早死,都有清醒的一刻,醒來才知道自己什麼都沒有幹,還躺在床上,有點後悔。”
我笑,對皮友說:“人不醒來多好?”
皮友對我說:“不醒來就是死了噻。”
是的,好哲理的一句話,和皮友說了半天我才知道,其實,不醒來就是死了cellmax 團購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3:26 Comments(0) 值得艷羨

2014年07月14日

月影婆娑,孤燈相伴

世事滄桑,四季更替。熟悉了的要離我們而去,陌生的有可能即將熟悉,即使緣淺得擦肩而過也會真誠地在心底裏默默地道壹聲:您好!無緣未曾相見的也會內甩脂穴位神貼心由衷地表達:有妳的存在生活才會更加的豐富與美麗


在雲淡風清的日子裏,睹物思人更不必說,偶爾碰到與親人或朋友面容想像的陌生人時會想起。特別是在現代發達的時代,壹輛正從眼前駛過近乎相似的車輛號碼,也或是壹個相差壹、二個數字的電話號碼,更或是壹件相似的衣服,都可以讓我們不由自主地想起我們至愛的親人或摯真的朋友。特別是已經離我們而去的已故親人或朋友,這份濃濃的思念會在心底漸漸蔓延,深藏內心的懷念此時如決堤的水傾瀉而出,思念的疼痛化作滾燙的淚水滴滴寫滿了牽掛。抗羅袂以掩涕兮,淚流襟之浪浪激光脫毛

中年而故的舅舅離我們而去也已好幾年了,頑強的他終於抵抗不住病魔的噬虐而拋下年幼的子女和妻子,帶著遺憾和淚水永遠地走了。即使有壹千個壹萬個的不舍,也無法阻擋無情病魔的摧殘,縱有千般的愛萬般的情也無可奈何。命運的戲虐是如此的不堪,恨歲月冷寞,怨人世多情。時光不老,永遠不散,只是美好的夢想。

那個手機裏熟悉的電話號碼在壹夜間就從此不能接通,掩埋的塵土阻擋了另壹個世界的手機信號。盼人神之同道,補壹切之遺憾深層清潔面膜


時光匆匆,日月輪換。不舍刪除的號碼依舊在手機裏保留,偶爾會不由自主地撥動電話,雖然明白壹切皆不可能,可是那份對親人的思念依舊滿滿。偶然的壹次卻接通了電話,驚喜如狂的想念溢於言表。餵,壹個女孩的聲音如夢狂醒,原來是手機號碼註銷後再次被別人重新使用。對不起,打錯了。沒關系,清脆而甜美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深駐腦海裏時間久了就成了記憶,刻骨銘心的容顏,即使經歲月的沖刷也無法洗去。那個熟悉的號碼又怎能就此刪除?縱然換了主人,那個熟悉的背影已根植於心。情不自禁的想念會再次撥通號碼,浮想為曾經的主人而快樂無比。

所以,不認識的朋友,如果收到陌生的電話號碼,您千萬不要報怨乃至怒罵:神經病,因為這是對方思念親人而做出的表達,也謝謝您的善良、寬厚與偉大,豁達大度的您壹定會吉人天相而飛黃騰達。

月影婆娑,孤燈相伴。以思念著墨,用懷念作筆,在月色的素箋上畫滿牽掛。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2:29 值得艷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