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

2014年01月03日

無法跨越的遙遠

距離之外,想念之中,這樣的情景,我的一支拙筆又如何能描述清楚。春天就快要到了,連已經變得和暖的風也在傳達著春來的消息。可我的想念還僵硬的凍結著,體溫沒有辦法化開它們,平淡的幸福也無法將它們推出心門,過去的一個四季裡,它們一直不為人知的藏著。這個春天應該可以放飛了吧?

冬天來的時候,本以為可以像鳥兒一樣,有一個長長的冬眠,在平和的夢中,細細整理過去。可這個冬天被長長的秋天拖拽著,等到倦意全無的時候才來,那個時候,要想遺忘些什麼已經不可能了。因此,我只能被越來越濃烈的想念困擾著,不得安生。

心底卻依稀是渴望這樣的,透著些欣喜的僥倖告訴我。

遇見你,是今生的緣。

只是情深緣淺,我奈何不得史雲遜

從這個城市出去,向東,一直走,就可以到有你的城市。可我總是徊徘在那個月臺視窗,一個人一個人的讓過去,卻總也近不了前。當日落西山的時候,我和我的影子相伴著走出月臺,那列向東的火車早已出發,連氣笛聲也被阻在了山后,沒有回復的消息。暗中期待著,它們能隨著遠去的列車,絲毫兒不減離去時的氣勢,即使夜晚到達,也能穿透稠密的空氣,喚醒沉睡的你。

只是,你卻不在。

繁華的街市中,到處是不安的燥動,歌聲,喧聲,表面的喜氣洋洋,誘惑得我一時忘了這世間還有一個你,還有一個想念的寄託物。

我來了,你卻不在。

我用一個飄遊的影子所能利用的便利尋遍城市的角角落落,發現你走得竟然如此的決絕,連一絲氣味也沒有留下,儘管那氣味只是憑空想像出的一種混雜著甜蜜想念的一種氣息,可在這裡,我卻找不到。是你早已知道我會舍了夜晚的安睡到此,還是根本就不願為我留下些什麼。你的逃離讓我再一次感覺到時間的無情,距離的無情,以及淡淡的說出相見不如懷念的無奈。一些唯美的故事,總是發生在現實不能企及的夢中,因些,我們總喜歡把現實中無法實現的夢放在久遠的從前,放在紅塵之外的江湖,放在星系外的傳說。可我們原本是想把自己放進去的,只是在敲下第一個字的時候,言不由衷的寫下另一句開篇的話。然後,成形的文章中就再也沒人看得出其實我是要寫關於你我的故事。

或者你也看不出。

於是,我自己看著那些墨蹟未乾透的字也笑了,苦澀而無奈。合上紙頁,歎息像晚風那麼輕,讓我想起夏日午後輕輕掠過麥浪的風,也總是這麼靜。那片漾著麥浪的田野早已成為記憶中淡漠了的畫面,再努力的想也只不過一個模糊的影子。不知在以後某一個早晨醒來時,你的影子是否也在我的記憶中淡得模糊以至聚不攏。

等到魂靈累了又回到軀體時,天已經要亮了,趁著夜還在,就讓我沉入夢裡一小會兒吧,歇一歇,從無奈中掙脫出來,在遠遠的,遠遠的距離之外,仍然把沉重的想念掛回心上,每一個有風吹拂的夜裡,我都能聽見它們在窗上“叮咚”的響出悅耳的音,像是你喚我的名字外傭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5:28Comments(0)nusk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