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8月04日

記住幸福

  花過也,正淚落,卻是從不相識。
  才始送冬去,又送心人去;欲問心人去那邊,任由不得我留不留。
  喜歡清照,就選擇了與梧桐共相愛;喜歡三毛,就選擇了在熱帶沙漠中聆聽駱駝的悲泣;喜歡風中的妳,就選擇了心不悲涼。
  嘹亮的雞鳴聲嚎嚎打破晨曉。空曠的漆黑,帶有余溫的手機被緊緊捏在手裏。寫著自己的堅持,流露出無奈。何以見得,此般寂靜能抵擋心落的莫名?
  拐角處,多事文人墨客的轉角美,卻是我錯落的時光。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妳我莫相忘。時光總這樣,帶走許多時光,於是,我總呆在這段時光裏去懷念另壹段時光。有妳牽掛的人兒和牽掛妳的人;有妳痛心的感慨和感慨的美好;不敢醉倒,醉著醉著就淡了。
  遠處,公交車緩緩駛過來。是我上錯了車還是妳下錯了站?從未上錯過車的我,也未下錯過站。而那時,是我提前走了的背影。不願讓人送,也不願送人。過份的孤單,怎忍懷讓別人代替我淚落?給我壹個天塌下來的地方,那定是沒把妳救走。
  該怎樣鐫寫這段既不浪漫,也不留戀的蒼白。
  相見時難別亦難,相遇時易別亦易。悠長的琴曲悠揚無奈的向谷底飄去。從未漫試過,那個不斷在筆尖揮寫的少年會是妳。笑話壹場,苦堪心裏痛怎低頭站妳右手邊。
  入夜,以牽憂掛筆。那句生人的陌生告別終究未脫出。我,本身就是妳忘打招呼愜意轉身撞到的人。描繪了曲終人散,寫出了每每會心的妳若安好,便壹切可好。
  壹桶泡面、壹瓶靜靜佇立的礦泉水,壹堆厚厚的M1數學復習資料雜亂堆放在課桌。久經未落、獨獨此般落寞能讓我更好的記住,冬末。
  妳問我相信感動還是感覺。答:我相信我願意的人。縱管我有多想念,歲月的蹉跎註定讓我走過,並且是悄悄地。。。
  那晚,徹夜失眠。開遠的春風似乎來的稍微猛烈了些,考場裏靜靜的余音時不時傳來春風和窗子的碰撞聲。握著筆的手,半晌,答題卡壹片空白。
  貌似,我丟掉了什麽……
  人生就是這樣,迫不得已放開,又要滿心江湖。妳不知道,掛完電話後的我,不是狼狽,是更多的揪心。心底說了幾百、幾千、幾萬遍的念起、妳的世界,本不是我應去觸碰的,碰了,便沒了。妳不知道,自己為在妳面前炫耀幸福而苦笑幼稚。當初的當初,妳的壹句“沒事,慢慢來”讓我有多感動,是讓我不管不顧朝向夢的方向的理由。那時,伴隨著枯枝落葉,我心飛揚。
  城陵池下;櫻花落開時節,只是紅顏改。alexander hera wedding
  壹句我不配是最好放手的理由,孤單的夕影,我在看孤單的風景,多了些無奈,少了些舊人時景。妳說,沒有如果。冷卻語凝絕。那晚,開遠上空的夜空繁星滿天,不知,妳那如何?失戀了,壹句“妳若安好,便是晴天”的安慰;那會,我心惆悵,道不出嘴裏是什麽滋味。過眼雲煙的往事,曾應諾妳我會改過壹切任性。在得知妳心早有她人瞬間,對不起,我失信了,用了最幼稚的方法讓妳無奈。於某些人,不是喜歡,是我習慣那樣的方式存在。原來,久經喜歡的感覺、淡淡的,不深;不淺;剛剛好。
  雙腳的疼痛,能使我更好的記住妳。
  “風又飄飄,雨又蕭蕭”的曲碗籬茫。次日,雲南的清晨總這般晚人壹步。春意的惆悵穿枝染綠,壹旁閃爍的手機來電顯示打破了思緒的腦袋,竊喜?興奮?不,都沒有。僅有壹人,心中無限區懷。淚花朦朧著雙眼,用力按住太陽穴,轉身向後。本想以繁榮的美續寫妳,壹陣香韻斜入唇邊,停住了所有,那與妳的辭別,知交心零落。
  “沒考好?”還是那聲音,還是那人。
  “是呀,語文沒及格~~~”我的話音剛落,明顯聽到妳吃驚的口氣。
  “加油!”盡管不好,妳依舊鼓勵。
  “嗯……”
  “妳要交手機了”
  “嗯。”
  “那我掛了。”
  “嗯……”末了,硬咽了
  壹震重重的“嗡嗡”聲傳入耳朵裏,很痛、從瞳孔裏流過的淚順著眼角滴在枕邊。倏然,慢慢松開緊緊捏住被子的拳頭,被角,濕了壹片。
  這簡短了卻的小時代,刮起了窗邊那本舊人筆記,手握壹片泛黃的記憶~
  舊老時光,我不夠勇敢。
  雙腳的疼痛、能使我更好的記住幸福;alexander hera wedding




同じカテゴリー(還喋喋不休)の記事
 只要經歷過,總是不容易抹去 (2015-02-09 13:10)
 你還有什麼理由頹廢呢? (2014-08-21 12:59)
 吃虧是福,健康,快樂最重要 (2014-06-13 12:22)
 我們心中永遠的海子! (2014-02-27 12:17)
 生活中的態度了 (2012-08-17 12:45)
 容下任何委屈煩憂 (2012-08-02 13:29)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5:58 │還喋喋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