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07月09日

把春天侍弄得更美

不過,我覺得這有生​​之年吧最最不可錯過的還是“處處香花春事忙”的那些最美的日子。多少年以來,我都沒弄清楚:你說,只要那“不懷好意”的熏風一起,那些桃樹、杏樹、梨樹、石榴樹、槐樹、楝樹、棗樹、泡桐樹等等所謂的“千樹萬樹”就都開始慌裡慌張手忙腳亂地弄醒自己滿身的花朵,不惜血本地“招聘”起那些可愛的蜜蜂來謝偉業醫生,顯得是那麼地迫不及待,難道就僅僅是為了誘惑一下畫家的或者是什麼我們不妨稱之為“攝影愛好者”的眼睛嗎?就像是昨夜商量好了似的,憑著積攢了一個整冬的熱情,一樹一樹那蓄謀已久埋伏也很久忍耐更是太久了的花朵朵紛紛披掛上陣,從此又可以開開心心風風火火地忙碌了!

不整出萬紫千紅決不停手,不造個人間仙境誓不罷休。其實,動作最快動靜最大的還真就是那些平日里顯得不苟言談不顯山不露水的那園桃樹,如今看來是頗有些手段的,它們一心專注於“炮製霞霓吞吐祥雲”無暇他顧,竟不知何時早已“下自成蹊”,引來N多佳麗熟女素面朝覲,擋也擋不住。再瞧枝頭那喜歡扎堆鬧騰的火辣紅杏,果然個個超短裙艷裝緊身BBQ 食物,正忙不迭地為那兩隻一刻不停在賣弄歌喉的黃鸝激情伴舞呢。這沒什麼可以說三道四的,畢竟都21世紀了嘛,歌星瘋狂些“粉絲”又認宰是常有的事再怎麼玩只要遵紀守法不亂來都是允許的。

罷了,還是讓我們悄悄走進那由萬千梨樹傾情構建的“疑是白雲深處”的“雅舍”裡先玩味玩味靜謐的深蔭吧。果真一下子就給清空了兩耳早已灌滿的“車馬喧”,突然就置身於仙境一般的另一個世界裡,那種醍醐灌頂的感覺自是非同一般。如果幸運的話,你我也許會兜頭遇上那花樹下虔心許願的純純小女生哩。可遇上是遇上了,切不可驚擾了她們。卓悅化妝水實在應該去造訪那讓眾人為之傾倒的老石榴樹。那些會使勾魂攝魄大法的石榴花是不輕易開的,不在佛前求他許多天,不怀揣著十萬分的赤誠前來,一切心存僥倖的想法都是枉然。石榴的花開好像是春天的花市大街里晚點的末班車總是愛姍姍來遲,需要你靜下心來耐著性子傻傻痴痴地翹首而盼,也許要一直等到人間四月芳菲盡的暮春時分也說​​不定。

千萬別說什麼等得好辛苦之類的話,此之正所謂可以修心養性。等吊足了“曾為賞花人的你我”的胃口,那喜歡賣關子的慾語還羞的石榴花便也自我把持不住了:不開便罷,一開就如火如荼來勢洶洶,一開就是連著幾個月地大開特開一發而不可收。美麗襲人足以勾你魂攝我魄涉世未深的石榴花啊,就這樣前赴後繼舍生忘死地開得執著忘我開得酣暢淋漓開得熱鬧非凡。

不得不承認,那滿樹滿枝火紅的花骨朵的確是神奇的很,據說經常會選擇正午時分像皇帝遇上了高興事大赦囚犯一樣地偷偷釋放一些神秘符咒,去為傷員止痛療傷,去幫窮人實現願望,去懲惡揚善普度眾生,去劫富濟貧除暴安良。我想世間奇花異草有的是,但擁有此等特異功能的,恐怕也唯有眼前石榴吧。有那最愛真善美且能不顧一切地四處流浪去追而求之有朝一日終惶惶而至的詩人曾為之心悅誠服得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五體投了地”任是誰勸都不起。那眾多不請自到前來尋夢的蜂蝶目睹了整個過程。

路過的行人都不免對天長嘆:世間竟有如此奇異之花,早該前來頂禮膜拜,以求心安。較之石榴樹,槐樹更容易讓人心生好感而不是敬畏感laptop repair。它們往往會把花開得很是文雅,很有分寸,很入意境,以至使得那些清純如洗的槐花頗有些隱士風範,竟都像模像樣地恬適淡定從容斜躺在那綠雲朵似的一樹綠葉里徑自愜意享受旖旎美夢而不屑不理他風騷雨擾。而楝樹花開得就有些詭秘有些淒慘有些失算了,那一簇簇暗藍色的小細碎花像渺茫的夜空裡可憐巴巴的星星一樣寂寥地搖曳在春風中,又像離人和淚揉碎的思念那般讓人心生不忍。

棗花雖有些弱不禁風但卻是人見人愛的,全身心地綠著不食人間香火輕盈飄逸的棗花最容易讓人遐思萬千,一想到秋後那滿樹滿臉堆笑的甜棗是那麼調皮地隱身於枝枝葉葉間探頭探腦向你問好,此時花樹下的諸位賞花愛好者心頭一定頓生出無限憐惜的吧。更讓人感到驚奇的是家鄉的這些普普通通卻“育子有方”的泡桐樹:聚眾而樂的“一襲紫衣半裹玉身”的泡桐花個頂個都是嗩吶好手,它們滿懷深情,十分敬業。

洗耳傾聽吧,那連神仙都聽之再聽聽不夠的嗩吶曲才是真正的天籟之音,聲聲入耳更入心,足可以讓你忘記一切難以釋懷的不快,從此下半生再無憂愁。我還聽說,誰家要是遇上嫁娶迎親之事,一定是得請它們的……我想,這陣子當是花朵們最快樂的日子吧。

看,連這未見過多少世面紅紅綠綠的小芽苞都迫不及待地要伸展它們那暗藏野心的柔腰嫩身呢。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一些把春天侍弄得,更香,好征服整個世界。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