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08月31日

書,心境的閱讀

常言道開卷有益,書,心境的閱讀。我常說,現代人讀古時書,最好能夠設身處地,這樣才能夠很好地領悟作者的心境,讀到“手持貝葉書,步出東齋讀”,就當想到自己也曾在一個煙霧迷蒙,鳥語啾啾的早晨,手裡捧著某本書,於花前,於檐下,或偃或仰,或讀或思,行人在前而不見,東方既白而不知。此等陶醉之人,曾在西方某位著名攝影家的作品中看到。當時,我曾妒羨不已。這樣才是讀書。正所謂入乎其中,才能深得其理特價機票
這一天晚上,我精神極其萎頓,眼澀疲勞,隨手抽出兩本前些日子自己剛放在桌上準備閱讀的書──張岱的《陶庵夢憶》與沈複的《浮生六記》。明清作品。這兩本書是大學時候買的,平時只是偶爾翻翻,因而總沒法把它讀完。閑情逸趣一卷中有一節文字,我讀完之後,呵呵而笑。文中之人,善於在生活中尋得意趣的情思,不正與我相合么。
閑情逸趣,講趣。這一卷主要講夫婦二人生活中的趣事,文氣平和。我這時讀到的這一節,講的是他倆與蘇城文人的交游。說有一天,蘇城南北二園,菜花正黃,眾人苦於此地沒有酒家能讓他們一邊小飲一邊欣賞眼前的美景,如若自己“攜盒而往,對花冷凍飲料”,又覺得“殊無意味”;回去再喝酒,又覺得總沒有“對花熱飲”來得快樂。沈複之妻──芸,心巧。正當大家議論紛紛的時候,她笑著說︰明天大家自個出自個的錢,爐火的事,她包了。這句話,把大家都逗笑了。待大家都散了之後。沈複問她,你難道真想自個擔著爐子去么?這我哪行啊。我不過看到市場上有一個賣混沌的人,就猜想他那裡肯定會有鍋、灶,這樣的話,明天約定時間,我們把他僱過去不就行了,下酒的東西我先預備好,等鍋、灶一來,一下鍋,一上鍋,酒菜不就熱呼呼的端到大家面前了么。嘆服cheap flight
芸曰︰“今日之遊樂乎?”眾曰︰“非夫人之力不及此。”大笑而散。“非夫人之力不及此”,“微夫人之力不及此”。書,心境的閱讀。大家會意,大笑而散;我也會意,大笑釋書。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0:56│Comments(0)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