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

2011年10月17日

不化妝的微笑更純潔

天空如此美麗,你的臉卻是那麼模糊,我不清楚什麼的原因,讓你變的與我不一。

仰頭問天,是灰塵矇住了眼睛?還是眼睛看厭了色彩?為何總感覺在我眼前過來過往的人裡臉上都塗有厚厚的妝彩,遮蓋了本來面貌。

你,還是你,不過,那不是美麗,反而,讓我覺得噁心。

看著我們周圍,每一棵樹,每一葉草,每一朵花,都不化妝,它們看世界紛紛揚揚,丑與美,敗與豔,那是由世人斷定,它們以本色而自然,雖然它們會衰老,會凋零,但那也是一種真實,殊以笑堪,濃重脂粉與油彩下,究竟為何?

臉,從一出生便被肯定,那是自然所給,父母憑瑩。

我的朋友,我的同學,我的師長,茫茫人海中,他們認出我,是因為我這雖平凡的臉面。這是一張生命圖印,儘管不是多麼帥氣,可寫下的,是自己,那些連臉都不願公開的人,妝下藏有太多秘密,不管男女,就不信你們那樣就少了憂慮。

妝顏可以使人年輕,使人美麗,每個人都有追尋它的權利,可塗妝之人,追尋的確實是美麗?那只是對自己的容顏不夠相信,是對自己的一種不肯定。

化妝粉面者是欺人,也是自欺,欺了別人的眼光,自埋了靈魂處的心。

其實,那又何必,終有一天我們會衰老,枯黃面容終究脫不掉,任它多美,貌冠天下,死後紅粉骷髏,又是多麼悲哀。

美是人人愛之的,誰不承認這一點,誰就沒有講真話,但那一種美,需要天然,揮妝如水的向臉上施撒,那掩飾的是現實,是徒勞,是容顏。

容顏脫不了歲月摧殘,妝粉卻不過是敷衍。

清早謝妝,面對鏡子,紅的水、黑的水,婉延而下,你是否還能認清,掉妝之後的你叫什麼名字?你活一世,兩副面孔,哪個才是真正人生?

看你塗後的眼睛!濃墨勾勒的眼線,你說多麼美麗,可你忽略了那假假睫毛圈住的眼波,暗淡猶疑。看你塗後的口唇!櫻桃紅豔的明麗,你說多麼惹人,可你不解輪廓鮮明的唇內吐出的話語,膚淺蒼白…在你看來需要強調的地方,卻往往是最軟弱的所在。不擁有美麗,那是天犯的錯。不擁有自信,那又壞得誰?

磨勵內心,遠遠難於油飾外表,猶如水晶與玻璃的區別。

美美的妝,美美的裝,裝出的你,下雨天同樣要去避雨,人家避的確實是雨,你確實為了不被妝淡花了臉,你知不知道,多少人在笑,你那時的外表,像是塗滿了污泥。

你選擇塗抹,尋求粉美,尋求愛情,那一種天賦與自信。可是別人愛的是下妝後的你,還是粉了面的你?你粉面後的心,是否等同你最初的心?

呵,人間有美便有丑,要知道,美有時比丑更可怕,要知道,不乎美的愛情,才會地老天荒。

你可繼續你的改變,不需要任何的糾結,但是,還是要說,如果真的如此,拜託你別和我碰面,因為我會吐出心中的慢慢口水。

喜歡那一首素顏,喜歡那簡簡單單的愛情,喜歡那平凡的曲調,喜歡唱著無需濃沫的青春旋律。

我相信,不化妝的微笑更純潔,更美好;我相信,不化妝的目光更坦誠,更直率;我相信,無論男女,妝不在顏,永遠是自己。

素面朝天,素顏當街,素起自己,做出自己,儘管,我不帥氣,也不美麗,但我永遠是我自己,這才是人生意義!信仰就像一劑心靈良方 請不要成為錢財的奴隸 你的愛情還在流浪嗎? 一朵花同樣能點綴春天的美麗 沒有評論的資格是人生的莫大幸福 盡情書寫屬於自己的人生之歌 引燃愛的火花 好好活著就是最大的幸福 為何就只能曖昧地牽手? 人生要懷有磨煉成珍珠的希望 別讓曖昧演繹成一種罪 說話並不是簡單地造句 機會總留給那些有準備的人 戲如人生,人生也如戲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7:02Comments(0)唯美裝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