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8月08日

一寸一寸的焚燒

有人說:“寂寞的人會生病,寂寞的人會寫字。”
可我不會寫字,也很難生病,卻常常感到寂寞。不能一個人,獨處就會流淚,也不知道是為誰,就好似一個小小身體裏住著兩個靈魂,一個強大,一個羸弱,它們常常隱匿得很好,世界喧騰著澳門旅遊,它們彼此調和,以致我能夠遊刃有餘地處世。世界寂靜了下來。
於是強大的靈魂便以蔑視的姿態睥睨著另一個靈魂,而漸漸滋生了恐懼,不安,憤恨等情緒,最後這些陰暗的情緒火球變為一體,合成一條浩蕩無比地黑炎長煉,兵分三路,一寸一寸的焚燒,一厘一厘地禁錮,一寸一寸地吞噬。於是我開始流淚,日復一日地流淚,不厭其煩地流淚。
矯情地學著書裏的女孩,單只形影,屈著腿,用手臂牢牢圈住,把臉深深地埋進雙膝,又不敢睜著眼,只好緊閉著,可絕望孤冷卻還是無邊地蔓延開來。沒有他們說的溫暖,是更加的惶恐與無助。
可是,真的。
我從不曾好好地留過一場淚。
有很多好朋友啊,生日會收到滿滿一抽屜的禮物,生病了會有人的關懷備至,我們也瘋也鬧也膩在一起說一輩子。可是,那個我積極昂揚,是他們口中像太陽般熾熱美好的女孩淡斑精華,而不是這樣。
不是這樣。
孤獨,陰暗,絕望,冷漠。
不是這樣。
不是這樣的女生。
我嚮往光與溫暖,可我生性陰暗,所以我早早地學會了表演,微妙地把自己變成了,哦,不,應該說是把自己演成了優秀明媚的樣子。
那不數學補習邊個好
是我。
所以我開始厭倦,排斥,躲閃。可是卻無濟於事,因為環境在最初最初的時候認可了那個明媚溫暖的孩子,而現在那個備受寵愛的孩子卻不知足地反過來說要改變,於是環境覺得應該要懲罰,說了NO。,所以那個孩子便愈來愈痛苦。
痛苦地流淚,痛苦地笑,痛苦地生活。卻依舊披著一塊令人垂涎的華麗外衣,別人總說,很幸福吧?也總是回答當然,可真正幸福與否,也只有那個陰冷的孩子知道了吧。
那些手背上的潮濕。
那些曾經愛過的人。
那些失卻溫度的擁抱。
那些離散的歲月英國特價機票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1:29食物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