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04日

如果,人生沒有傷痕


曾多少次不願提起,也曾多少次不想銘記,就這麼悄悄地冷凍自己、雪藏回憶……

如果,人生沒有缺憾,我不會訴說傷痕。如果,人生沒有滄桑,我不會書寫寂寞。如果真的可以重來,我會選擇不驚擾一片落葉,沉默地走過那段時光,即使不再有回憶,曾壁山中學即使生活依舊單調。

久未成章,當我舒展十指,想要輕敲一段話,詮釋心情的時候,一股身不由己的顫抖自心而生,直至蔓延到我的指尖。也許,只是酒意在作祟;也許,這種久違的悸動,又令我重新煥發了書寫寂寞的快感。

持筆音何在,捫心影不知。未來對我們來說缺乏些張力,畢竟還很遙遠。過往充斥著拉力,也總會令人深陷其中的某個漩渦裏,獨自承受著難以啟齒的柔弱與傷痕。

傷痕,無處不在。多樣化的世界,成就了多變的生存經歷,而生活的幅度也總是注滿著彈性,讓人完全無法掌握故事的發展,任何完美的設想,最終也總會偏離些許,既定情節的演繹。

生活如此,情感亦如此。生命是過程,萬象只是點綴,有,則惜;無,亦不取。何須徒惹煩惱,若能做到中而不庸,也罷。

我想,我應該是個簡單的人,站在窗前,也會追思著永逝不返的往昔,念著情深已空的一切,在光陰迷茫的視覺下,窺尋著曾經的真性情。 在這個愛不下去,也恨不起來的年紀,我想,親情和友誼應該是最好的生活調和劑。

斜陽會謝,日落難留。趟過時光的痕跡,我不怕鋒芒磨滅,韶華老去,很多事情不需要刻意挽留,花紅葉落,歲月遷流,得失不過生存的使然,與堅持與否並無太多關聯,而回歸也自有緣定之必然。

點墨風雲起,杯酒感慨生。當世事千般瞬失如夢,不知道還有沒有這份微醺的醉意?抑或刹那間便蕩空了滿腹逸情,倍增了悵然與不安?

我承認人性是脆弱的。再堅韌的內心也存有柔情,再冷硬的外殼也會被一顆滾燙的心給撬開一絲罅隙。她耐心的想要靠近,他驚慌中閃避不及。即使她知道,曾璧山中學也許執著所換來的僅僅只是傷痕。

私語,一半朦朧、一半溫情。即使不置一詞,也會在略帶威脅的話語中顯露出一絲真誠。生活在不同的角落,隔岸的天空下,她讓他感受到了一種叫做關懷的情意,滋生在暖暖的心間。同樣,小心翼翼的微笑背後是否也瘋長著某種期待與牽絆?


同じカテゴリー(曾壁山中學)の記事
 事成之日近矣 (2013-11-14 13:33)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5:39│Comments(0)曾壁山中學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