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4月14日

心間長留那份情

檻菊愁煙蘭泣露,羅幕輕寒,燕子雙飛去。明月不諳離恨苦,斜光到曉穿朱戶施政樂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

“我打江南走過,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我達達的馬蹄是個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每一個閣樓都有個癡情人,每一個癡情人心裡都住著一個人,每一個人都有一段往事,往事模糊,回憶淡出,心間長留那份情。

手提紅燈籠,燈光搖曳,在黑夜中尋找那個人。遙見門檻菊,秋意甚是,稍稍提攜衣衫,正是涼意心生,悲秋,菊花敗,敗得一塌糊塗,揚揚灑灑,熬過今兒,明朝庭院弄散花。不知道是燭光的原因,還是月光的反射,激的寒煙生,愁緒頓生,思戀的人卻不知在哪?沾染露珠的蘭草,是風流過後的遺憾嗎?顆顆露珠,從葉尖滑落,多愁善感,難逃心魔。轉過庭院,倚窗而坐,拉下羅幕,不勝寒夜。堂前燕子離去,不忍心看到癡情人的徘徊,雙宿雙飛,別了,閣樓深處的苦人兒。

月光光,照廳堂,每天照常升起的月又怎麼明白我的心思,離恨苦,苦過山藥,藥劑養生,可是這離恨卻傷了神,黯然神傷。斜光穿朱戶,散一地,就如記憶的碎片,難以聚合施政樂。、

昨夜西風緊,庭中玉樹安然乎?凋零了吧,枯萎了吧……既然難以入睡,何不獨上高樓,望望那歸人,天涯處,你是否在思戀?極目遠眺,黑了一邊,山那邊還是山,山勢起伏,綿延不斷,累了遠行人,苦了嬌人兒。想要寄予書信,可是山高水長,人隔一端,何時才能夠抵達?

夜已深了,窗戶裡還亮著,獨酌,真醉,夢囈。

明朝醒來,看庭院,忽然,蝶戀花施政樂


同じカテゴリー(唯美裝扮)の記事
 我在夢的影像裡,在捕捉她的身影。 (2014-05-26 16:42)
 不化妝的微笑更純潔 (2011-10-17 17:02)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5:20│Comments(0)唯美裝扮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