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1月15日

不知是因為閒居他鄉

不知是因為閒居他鄉,還是緣於人已中年,我發現最近真正能讓自己感動的,不再是宏大的史詩和經典的劇作,而是過去曾視而不見的生活細瑣。前天去附近一家超市,看見一個只有兩三歲的小姑娘,如新nuskin產品正踮起腳站在賣醃漬鮭魚的櫃檯前,好奇地用手指蘸了蘸生魚塊,然後伸出舌頭小心翼翼地舔了一下手指。腥鹹的味道讓她做了個鬼臉,然後發出一串銀鈴般清脆的笑聲。這一舉動激發了孩子內心不為成人所解的好奇心,小姑娘竟開始樂此不疲地穿梭在各個櫃檯之間,對自己能夠觸及的各類醃製食品,無論酸甜苦辣和生熟,逐一先蘸後舔,笑聲盈耳,一臉喜色……孩子那純粹得甚至沒有任何意義的快樂,讓我早已變得麻木的內心裡產生一絲顫動。我忘記了購物,一直傻愣愣地站在那裡盯著她看,以至於孩子的母親以為碰上了心懷不軌的壞人,疑惑地瞪我一眼,急匆匆地拉著孩子走開了……孩子的世界是簡單的,一隻爬行的蝸牛足以讓他們消磨半天的光陰,幾粒普通的石子就能給他們催生出一臉的燦爛。類似這樣的情景在生活中比比皆是,只是我們歷經滄桑的心早已空洞而粗疏,看遍紅塵的目光早已恍惚而飄散。我們瞻前顧後,追古思今,唯獨遺漏了當下,忽視了眼前。我們沉陷於儀式,去簡就繁,偏偏忘記了人生的純粹和真實。
  
人生多有被稱羨的得意之時,什麼金榜題名啦、洞房花燭啦、獨中頭彩啦、加官晉爵啦等等等等,不一而足。但在我看來,無論當事者是開懷暢笑,還是竊竊自喜,內心卻都免不了生出一絲別樣的情緒:或是出人頭地的揚眉吐氣,或是苦盡甘來的悲喜交加,牛欄牌回收或是鴻運當頭的迷惑驚愕……而這些情緒都是與真正意義上的快樂無關的。在世務俗累纏身的成人世界裡,我們早已經習慣了對意義的探究。人生一切的一切,無論動機、過程還是結局,都逃脫不了來自公眾的評判,都被人為地賦予了各種各樣意義的色彩。笑要有笑的理由,哭要有哭的道理,舉手投足,一招一式,都無法做到隨心所欲,都要顧及別人投向你的審視的目光。這些目光縱橫交織成一張密不透風的大網,形成了成人世界裡的束縛、限制和重壓,讓每個人不是縮手縮腳、無法舒展,就是動作誇張、形同演戲。 《儒林外史》中考到一把年紀的范進,窮困潦倒,屢遭嘲笑,甚至連殺豬的老丈人對他都看不上眼,動輒吆三喝四。范進就是一個在世俗目光大網中被囚禁得幾近窒息的典型,一朝忽然中了舉人,湧上心頭的早已不再是單純的愉悅,而是悲喜交加、五味雜陳,所以失足跌倒並發起瘋來,就成了在所難免的悲劇結局。
  
人們常以“無欲則剛”來進行擺脫貪欲、回歸本真的自警,但真正能實踐者卻大乏其人。這並非人們自身的意志不夠堅強,而是陷身於世俗的束縛時間太久,已經對天真和單純沒有了清晰的記憶,不育科醫生忘記了快樂是生命存在的本能或者天性之一,而是動不動就自覺深沉地陷入思考:我為什麼而快樂?這樣的快樂有什麼意義?
  
一種需要註明意義的快樂,還會是真正的快樂嗎?


同じカテゴリー(牛欄牌奶粉)の記事
 翠蓋高舉,亭亭玉立 (2013-11-22 17:05)
 不甘於命運的不公 (2013-11-18 13:00)

Posted by backpacksupercase@gmail.com at 16:31│Comments(0)牛欄牌奶粉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